得獎小說

溫馨小說

Tuesday, 12 January 2016

2016年1月譯作《禁忌圖書館》


作者:謙柯‧韋斯樂(Django Wexler
責任編輯:平靜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6/01/25




 進到這座圖書館,什麼都可以看,就是書不能看……

奇幻小說史上最危險也最迷人的《禁忌圖書館》正式開放借閱!
Amazon書店讀者★★★★☆(4顆半星)讚聲連連!


  你只需要知道的是,
  暗夜裡,會有東西從書裡跑出來,
  在這間圖書館裡到處潛行,
  而且是你不會想遇到的東西……

David Wyatt source

愛麗絲永遠也忘不了那個晚上!一隻醜陋的妖精突然出現在她家廚房威脅爸爸,隔天爸爸就離開家門,從此再也沒回來了……

愛麗絲被從未聽過的伯伯收養,伯伯是個古怪的藏書家,擁有一間外觀像碉堡的神秘圖書館,不但大得無邊無際,終年沉浸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書架還會自己移動變換位置。圖書館裡收藏著各種危險的禁書,還有神出鬼沒的貓群,而負責管理的蟲先生看起來更是……不像人類。愛麗絲驚訝地發現,那個晚上造訪她家的妖精竟然也藏在裡面!

為了查明真相,愛麗絲決定偷偷潛進圖書館,沒想到卻在門外遇到了一隻會說話的貓「灰燼」,宣稱認識能夠幫助她的人。她跟著灰燼悄悄溜了進去,被帶去見一個自稱是「讀者」的傲慢男孩,但男孩沒有解決她的問題,反而向她發出了挑戰,問她敢不敢翻開一本名為「簇群」的禁忌之書。

愛麗絲忍不住好奇把書翻開,但才讀了第一行字,就發現自己竟然跑進了書裡,而想要離開,只有一個方法──將書裡的「東西」殺死!


【扉頁特殊設計】
  每一本《禁忌圖書館》都附有一張「讀者」專屬的藏書票,特別以手工貼在前扉頁上,透過仿古花紋搭配英文書名字呈現圖書館充滿古典氣息的氛圍,並巧妙融入貓的造型呈現神祕、迷人的特色。從觸摸到藏書票的那一刻起,歡迎您正式進入《禁忌圖書館》!




媒體推薦
內容讀來樂趣橫生,彷彿將《哈利波特》、《愛麗絲夢遊仙境》跟《墨水心》融成了一氣……韋斯樂依循了奇幻小說的偉大傳統寫作,這個成功的起步,預示著美好的前景。
──寇克斯評論

看到圖書館裡藏有魔法書的設定,喜歡《哈利波特》跟柯奈莉亞.馮克《墨水心》的書迷肯定會讀得津津有味……向來守本分的愛麗絲漸漸拓展天生的好奇心,成為主動積極、足智多謀的女主人翁,跟愛冷嘲熱諷的貓咪、危險的野獸、自以為是的男孩鬥智交鋒,讀來真是享受。這本充滿冒險情節的迷人奇幻小說,出自於前途無量的新銳作家之手。
──《書單》雜誌

韋斯樂巧妙地避開了「這只是個故事」的陷阱,將「力量」灌注於內容多采多姿的探險小說裡,並把次要情節線同時放在書籍內與書籍外,讓讀者不會跟情節產生距離感,而小說裡那間奇妙的圖書館可以同時滿足愛書人跟奇幻老手的想像。
──《角書》雜誌

韋斯樂巧妙地創造了一個想像世界,裡面有饒富趣味的生物和教人心驚膽戰的情境。
──學校圖書館期刊


作者介紹
謙柯‧韋斯樂(Django Wexler


他在匹茲堡的卡內基美隆大學取得創意寫作與電腦科學兩個學位,畢業後替母校從事人工智慧研究。身為無怨無悔的科技怪咖,後來遷居至西雅圖,任職於微軟,但最後發現創作奇幻故事有趣得多。寫作之餘,他玩電腦、替迷你玩具兵上色、玩各式各樣的遊戲。他跟兩隻貓Tomo跟Sakaki一起生活,在寫作過程中,兩隻貓也慷慨提供協助,將某版本草稿的一部分撕成碎片。另著有奇幻史詩系列《影子戰役》(The Shadow Campaigns)等書。

作者FB官網


'
David Wyatt source

摘文試閱

前情提要:一天晚上,愛麗絲無意之間看到一隻醜陋的妖精出現在她家廚房裡威脅爸爸,隔天爸爸就遭遇船難再也沒回來了。愛麗絲被從未聽過的傑瑞恩伯伯收養,伯伯是個古怪的藏書家,家裡很大卻空得離奇,只有像機器人般安靜的女僕艾瑪和個性粗暴的隨從黑先生。除此之外,傑瑞恩擁有一間很大的神秘圖書館,卻從來不准愛麗絲獨自進去。直到有一天,伯伯派她和艾瑪進入圖書館幫忙,她才真正有機會一睹圖書館的廬山真面目……

這裡看起來更像碉堡,愛麗絲心想,或者是某種銀行的金庫。艾瑪抓起門上那只厚重的銅環往外拉,一面發出使勁出力的悶哼聲,門緩緩轉開,發出鏽蝕金屬那種痛苦的尖鳴。

迎面就是小小的前廳,除了從門口流洩進來的一絲昏暗陽光之外,放眼一片黝暗。一組防風燈掛在一面牆壁的鉤子上,就在另一扇銅門旁邊。

「妳進圖書館的時候,一定要用提燈,絕對不可以點蠟燭。」艾瑪說。聽到艾瑪主動說話,愛麗絲嚇了一跳,最後想起黑先生交代過艾瑪,要她解釋這裡的規矩。「而且在開內側的門以前,一定要先關上外側的門。」

「懂了。」愛麗絲說。

艾瑪點亮其中一盞燈,把火柴丟進蓄了水的桶子,水桶顯然是專為熄滅火柴所準備的。火焰在雙層玻璃裡發出微弱的閃光,好似遭到囚禁的精靈。她把那盞燈遞給愛麗絲,替自己也點亮一盞,然後關上了外側的大門。門緩緩轉動,又發出碾磨的抗議尖響,關上時發出可怕的砰轟聲,黑暗頓時從四面八方包圍上來,只有提燈裡閃動的黯淡光芒打破了黑暗。

艾瑪打開內側的門,把提燈舉過頭頂,照出兩側有巨型書架包夾、地板鋪有木頭的空間,一路從入口往後方延伸的──

愛麗絲倒抽一口氣卻忍住不作聲。從地板到她頭頂上竟然全都是眼睛,鋪天蓋地的眼睛。在提燈的照射之下,每隻眼睛都散放著明亮的黃光,而且每一隻眼睛都牢牢盯住她倆。

艾瑪穿過房間,完全不予理會,片刻之後,最近的一雙眼睛上前迎接艾瑪,漫步踏進提燈灑下的光圈裡,原來是隻灰白混色的小貓,愛麗絲吐出剛剛憋住的那口氣。

「原來是貓啊。」她自言自語。她在紐約的老家也養過貓,是專門用來捕鼠的貓咪,棕白雙色,大多時間都待在儲藏室。愛麗絲從來不去打攪那隻貓,貓也跟她保持距離。

愛麗絲回頭一望。讓她詫異的是,那隻貓竟然還在原地,前後甩著尾巴,揚起了小小的塵雲。

那隻貓才不會小聲嘲笑我咧,愛麗絲心想,我快要發瘋了。

可是,她的思緒底下永遠暗藏著這個想法:如果爸爸可以跟懸浮在廚房桌上的妖精談話,誰曉得貓有什麼能耐?

「艾瑪,」愛麗絲說,視線一直沒離開那隻貓,「剩下的這段路,妳可以自己把推車拖到虫先生那邊嗎?」

「可以。」艾瑪說。片刻過去了,她還是動也不動,等著愛麗絲回到推車後側的崗位,愛麗絲嘆口氣。

「艾瑪,把推車拖到虫先生那裡,跟他說我很快就過去。」

艾瑪點點頭,開始拉車,讓艾瑪獨自拉拖著這麼沉重的負擔,愛麗絲一時覺得很內疚,可是距離虫先生的桌子已經不遠了,只要再拐過一個轉角就到了。等嘎嘎吱吱、喀啦作響的推車有了點進展之後,愛麗絲才回頭往貓咪走去,盡量放慢動作免得驚嚇到牠。

貓咪抬起腦袋,翻了翻眼睛,做出狀似不耐煩的神情,然後抬起一隻腳掌,動作文雅地開始清理自己。

「哈囉,」愛麗絲靜靜地說,她不希望有人看到她企圖跟貓咪交談,「我剛剛聽到有人在笑我,是你嗎?」

貓咪沒回答──老實說,要是牠真的回答了,愛麗絲肯定會大吃一驚──可是片刻之後,牠站起來,伸伸懶腰、打了哈欠,一躍跳到地上。牠悠閒地走了幾步,穿過書架之間的縫隙,遠離虫先生書桌的方向,然後突然停下腳步,意有所指回頭望來。

「你要我跟……」愛麗絲頓住。真誇張,可是最糟還能發生什麼事?她往上一瞥,確定天花板的記號還在。不管這個地方有多像迷宮,要找路出去也不會那麼困難才對。

貓咪探詢似地歪著腦袋,愛麗絲稍微舉高提燈,跟著貓走,貓立刻轉身離開她身邊,帶路穿過書架之間的夾縫,然後沿著一條小道前進,一路在積塵裡踩出小小的腳印。

他們走了一陣子,推車前進的遙遠噪音幾乎立刻消隱不見,除了她自己輕輕的腳步,整個地方靜悄悄的。不管她把提燈舉得多高,黑暗依然團團包圍住她。貓咪不時會回頭,確定她還在,貓眼在幽暗的火光中亮著黃光。艾瑪單膝跪地,伸出空閒的手。小貓嗅了她的手片刻,准許她搔搔牠的耳朵後方。

「我喜歡貓。」艾瑪說,聲音裡有種語氣是愛麗絲之前沒聽過的,要不是愛麗絲更清楚狀況,不然可能就會把這種語氣理解成「有人味」。


灰白貓判定艾瑪沒帶吃的來,就踮著腳步走到愛麗絲身邊,牠迎向愛麗絲的目光,眼睛眨也不眨,打了個長長的哈欠,然後晃了開來。牠的舉動彷彿是個訊號,周圍書架上的眼睛全部消失了,傳來一陣模糊的窸窣聲,二十幾隻貓各自回頭去忙剛剛一時中斷的事情。

愛麗絲從吃驚的狀態恢復正常,雙眼也適應了半明半暗的環境,更能掌握周遭的空間。這間圖書館似乎是個單一的廣闊房間,塞滿了書架,幾乎一路直達低矮的石砌天花板,書架大致排成一列又一列,但不按任何規則,書架之間相隔的縫隙並不一致,每個架子上都高高堆滿了書,有些承重過度,中央都往下塌陷了。

只要想得到的書都有,從古老的真皮裝幀巨冊到廉價的硬紙板小說,一應俱全,大部分像是來自上個世紀或是更早的年代。大多數的書名都是愛麗絲看不懂的外國語言,有些甚至是用她無法辨識的字母寫成。

她看不出任何條理,每樣東西上面都蓋著濃密的灰塵。空氣徹底靜止,她在附近的架子上看到貓咪在塵垢上留下一道道整齊的腳印。

好……大啊。愛麗絲去過市區的卡內基圖書館,那裡大得多,可是總是有人忙碌地來來往往。這個地方跟那棟大宅同樣有死氣沉沉的寂靜感覺,比較不像圖書館而更像墳墓,或是龍的秘密巢穴。有人蒐集這麼多書本,收藏在這個遠離人煙的地方,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到底有什麼動機?

她們開始走動,滑動的陰影給她一種令人忐忑的印象──她們背後的書架都在移動。她瞥見遠處有道光線時隱時現,如同暴風雨夜裡遠方船隻的領燈,很有撫慰的作用。愛麗絲一直回頭看著她們在積塵上留下的腳印,腳印逐漸隱入背後的黑暗裡。

「虫先生在那邊工作。」艾瑪指向那道光。

「我在大宅裡沒看過他,」愛麗絲說,「他住這裡嗎?」

「對。」艾瑪說。剛剛讓她一時活躍的精神又消散無蹤了,再次恢復了用單音節回答的習慣。兩人默默往前走了幾分鐘。

「如果我迷路了,」愛麗絲過了半晌說,「我該怎麼辦?」單憑想像也知道在這樣巨大陰暗的地方很容易迷路。

「看看天花板。」艾瑪說。

艾瑪邊說邊舉高提燈,愛麗絲看到屋頂是石頭構成的,有什麼在形狀不規則的石塊之間放光──是黑曜石,接近三角形,大小跟她拳頭差不多。

「窄的那端永遠指向前門,」艾瑪語調平板地解釋,「這樣妳就永遠可以找到路回去。」

除非提燈熄滅了,愛麗絲心想,可是沒說出口。

她們似乎走了好幾英里,虫先生的書桌才映入眼簾。桌子就擺在書架之間,檯燈周圍也堆滿了厚重的書。旁邊就是戴著眼鏡、一身黑西裝的男人,坐在看來搖搖欲墜的椅子上。


愛麗絲猜他是中年人,可是看起來滿老的。雖然頭髮還是深棕色,但髮線已經退了大半,露出寬闊的頭頂,額頭一片閃亮。臉孔削瘦灰黃,臉頰下陷,瘦長的手指關節粗大。他穿著寒酸的黑衣,像是售貨員或殯葬業者,他動也不動坐著,塵埃像雪花似地落滿他全身,把整個人都變成骯髒的灰色。聽到愛麗絲的腳步聲,他動了起來,塵埃從他身上揚起,像波浪一樣翻騰滾湧。

「啊,艾瑪,」他說,聲音跟屍體一樣乾,「這位一定是克雷頓小姐吧,不過我想我們沒見過面。」

愛麗絲客氣地點點頭。「是的,先生。」

「我叫虫。」他有點德國口音,把虫唸成了中。「我叫虫奧圖,很榮幸認識妳。」

他的舌頭迅速掃過了乾燥皸裂的嘴唇,竟然是粉紅的而且柔軟得驚人。厚厚的鏡片把他的眼睛變成巨大扭曲的池子,可是她還是可以感覺到他的目光裡有點什麼讓人不舒服,就是好像……很飢餓。他露出笑容的時候,她看到他滿口烏黑的爛牙。

愛麗絲判定自己不喜歡虫先生。

她清清喉嚨。「黑先生說你需要幫忙?」

「對。」他略微遲疑地把目光從她身上轉開,往書架指去。「又有個地方坍塌了,書架的木頭爛進裡頭去了。黑先生答應我,說會想辦法再買一組進來,可是在那之前,總不能把書丟在地上吧?我要妳們把那些書都帶過來。」

「不能丟在地上。」艾瑪說,顯然沒辦法判斷有的問題並不需要回答。

「還滿重的,」虫先生說,「最好把推車拿過來用。」

他講完就轉頭回去讀書,彷彿這兩個女孩只是他隨手關掉的電燈,愛麗絲想說點什麼,只是為了讓他再轉過身來,可是想想還是作罷。

她轉向艾瑪。「來吧,我們最好開始動手。」

推車笨重醜陋又古老,輪子會嘎吱亂叫,需要她們合力拉扯才能控制住方向。推著這個喀啦作響、尖鳴不停的東西穿越圖書館的這片死寂,感覺幾乎有點褻瀆。愛麗絲想像她們行進的時候,有東奔西竄的貓咪在前面打先鋒。她們按照虫先生的指示,找到那組古老書架,架子在書本的重壓下不支崩塌,腐爛木頭的殘塊跟幾百本厚書摔落在整片石頭地板上。

愛麗絲看到這番景象就嘆了口氣。「要花整個下午的時間才弄得完吧。」

艾瑪沒表達任何意見,只顧著開始撿拾掉落的書本,然後一落落疊在地板上。愛麗絲遲疑片刻,一時分心。她覺得自己的肩膀跟肩胛骨之間湧現某種奇特的搔癢,是那種遭人監視的古怪感受。她從眼角餘光瞥見有東西在動,但是轉頭望去,卻只看到一隻細瘦的灰貓,悄悄鑽過書架之間的縫隙。

「無所事事沒好處。」她大聲說。每當爸爸催她快點行動,就會跟她這麼說。她不由自主說出口,可是這句話所觸動的回憶讓她胸口一緊。她一時閉緊眼睛,然後強迫自己深吸一口氣。如果我們提早完成,也許我可以問虫先生,能不能讓我帶點東西回去讀。「好吧,先把最大本的挑出來,我們要放在推車最底部。」


艾瑪乖乖遵從愛麗絲的指示,她一旦開始工作,就展現毫不懈怠的精神。最大本的書是一套亞麻布裝幀的大型對開本,久經歲月的洗禮而紙張泛黃、散發霉臭。兩個女孩把它們抽出來,放在推車上當作礎石,以便支撐整堆書。這份工作比愛麗絲想的還要辛苦,搬了一個鐘頭之後,她的背部隱隱作痛。因為使勁出力,汗水濕透襯衫,灰塵跟汗水混雜成灰色的泥糊,蓋住她的皮膚,就像某種恐怖瘟疫的痕跡。

還是有人在監視她,她直覺就是如此,可是不管她轉身轉得多快,永遠都沒機會瞥見暗中觀察她的人。她納悶那會不會是虫先生在暗中察看她們的進度。
可能只是貓咪吧,她心想。

在無窗的圖書館裡很難掌握時間的流動,可是等她們把最後幾本彈簧圈小冊堆上推車的時候,愛麗絲認為已經將近傍晚。無論如何,愛麗絲的肚子都在提醒她,晚餐時間就快到了。她等不及要離開這間陳舊的圖書館,找個水槽,好好把無孔不入的黏人灰塵清洗乾淨。對於一間不准人隨便進去的圖書館來說,這裡還真是令人失望,雖然肯定有什麼有趣的藏書,可是完全沒有條理,即使想找也不可能找得到吧。而且絕對沒什麼危險的,除非傑瑞恩擔心書架會垮下來壓傷我。

最後剩下的工作就是要領著推車,回到虫先生等候的地方。結果發現這可不是等閒小事。那疊書高過愛麗絲的腦袋,如果她負責從後面推,就看不到自己要往哪裡去,更不要說想控制方向了。整個推車現在重得不得了,單是要讓它開始前進,就花了好久的時間,而要讓它停下來,也要耗費同等的時間。艾瑪在前方,拖著推車往前,彎腰屈膝、左搖右擺地往前走,好讓推車往正確的方向移動;殿後的愛麗絲時而用身體抵著推車的頑強重量往前猛推,時而在推車快要撞上東西之前往後猛拉。

愛麗絲想像,她們兩人構成的景象一定很可笑,還好除了貓咪誰也看不到,這點讓她不禁暗自竊喜。所以當她在這台金屬怪獸的嘎啦尖響之間,確確實實聽到有人竊笑時,她相當詫異。

起初她以為那是自己的想像,畢竟這天很漫長,加上肚子餓了,心情也越來越煩躁。可是她們繞過轉角的時候,再次傳來竊笑聲。轉彎時,她們必須像牛仔跟野性十足的公馬搏鬥一樣,要把推車往旁邊拉,而這一次她絕對沒聽錯。愛麗絲一時想起那些貓咪,還有受人監視的感覺。可是──雖然她不是貓咪專家──她很確定貓咪一般來說並不會竊笑。她等了一下子,等她們把推車打直之後,盡量快速回頭一瞥。


是有隻貓沒錯,灰色的,定定坐在低矮的架子上,直直盯著愛麗絲,一副志得意滿的模樣。

前方有東西傳來砰咚響。愛麗絲趕緊轉身,盡力將拖車往後扯。等她把推車停住以後,趕緊繞過去,這才發現艾瑪倒在地上,正死命想躲開被推車碾過的命運。

「對不起!」愛麗絲脫口就說,伸手要扶艾瑪起身,「妳還好嗎?」

「還好。」艾瑪說。她站起身,再次抓住推車前側,連拍掉身上的灰塵都沒有。

愛麗絲逐漸意識到,有件怪事正在發生。他們循著直線前行,並沒有繞過任何轉角或是拐過什麼彎,可是卻有種換了好幾次方向的古怪感覺。她抬頭望著天花板的標示,努力回想它們原本指的方向,他們走的廊道不斷延伸,完全沒碰到牆壁或交叉路口,她覺得自己已經走了好遠的路,早該抵達建築物的邊緣了。

她用眼角餘光看到書架在變動,書架在她背後調整位置跟重新組合。她看著書架的時候,書架就讓人放心地靜止不動,就像一般書架該有的樣子,可是她一轉開身子,她發誓眼角就會瞥見書架之間的縫隙出現又消失,書本跟架子一會兒滑開、一會兒聚攏。

這一來倒讓她想起了大宅的隱形僕人,心態就從有點害怕,變得既興奮又心煩。所有事情都在她背後偷偷發生,她對這種狀況已經很厭煩了,不管這是哪種惡作劇,她都受夠了。告訴我真相的時候總該到了吧。


愛麗絲又走了幾步路,選了個時機,靠著單腳迅速旋過身去。

「到底是怎麼回……」

她越說越小聲,背後的步道竟然消失不見了,廊道延伸幾英尺之後,盡頭就是模樣笨重的書架,上頭的灰塵厚度一看就知道已經幾十年沒人碰過。

怒氣漸漸消失,恐懼再次襲上心頭。愛麗絲轉回來看貓。「喂──」

連貓咪也不見了。

在她前方,廊道通向一排無靠背的鋼製書架,更像食品儲藏室的架子而不是正式的書架。因為堆滿了笨重的皮裝厚書,幾乎成了一堵紮實的牆壁。步道往右一轉,跟這排書架平行,延伸了幾英尺之後,再次轉回它原本來自的方向。

不過,攫住愛麗絲注意力的是光線,眼前的書本之間的小縫隙透出了光線,灑下靈動的陰影,書架的另一邊有人,對方的提燈比她亮多了,還傳出某種非常模糊的聲響,她覺得耳熟得教人心煩。

她緩緩將自己的提燈擱在地上,悄悄湊近書架。那個聲量越來越大,低沉單調的聲響,像是電風扇──

她想起來了,她怎麼可能忘得了?那個妖精在她家廚房就是發出那種聲音,為了讓自己懸在空中,恐怖的黃黑翅膀嗡嗡鳴響。愛麗絲用雙手抵住整牆的書,氣急敗壞想尋找窺看的縫隙,到處都是針孔般的小洞,可是透過這些洞只能看到地板或是另一排的書。她注意到有一束光從較高的地方散射出來,就是提燈透出火光的地方,於是踮起腳尖拚命想搆到那裡。

「好吧。」有個聲音說,愛麗絲凝住不動,因為這正是黑先生熟悉的低沉嗓音。「你到底有什麼十萬火急的事?你明明知道我得冒著危險才能過來這裡。」

「你擔太多心了。」另一個聲音高亢又帶鼻音。聽起來就像那個妖精沒錯,愛麗絲幾乎可以確定,可是「幾乎」還不夠好,眼見為憑。「到目前為止都還滿順利的,不是嗎?只要我有這個,她就沒辦法看到我。」

「需要擔心的,又不只有她,」黑先生咕噥,「快說吧。」

「我得到的資訊確認了我們原本的懷疑,那本書就在這裡沒錯,我很確定。」

「我希望你的資訊可以更精確一點,」黑先生說,「我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沒有,這邊的書可是多得不得了。」

「耐著性子,我的朋友。」

「我才不是你的朋友,而且我天生沒耐性。」黑先生的語調低沉而危險。「你去跟你家主人講,這個協議裡所有他該做的部分,他要說到做到。」


愛麗絲還看不到,她的視線就在書本縫隙的下緣,頂多只能看到天花板而不是談話的人。她抓住書架一拉,想測試書架能否撐住她的重量,書架連晃都沒晃,可是當她使勁抓緊的時候,書架的鋼製邊緣戳進了她的指腹,讓她的手指發痛。

「時機到了自然會做,」噗啪聲越來越大,「我會開始搜尋,等我一查到線索──」

「先發個訊息給我,」黑先生說,「這個地方有太多眼線。」

愛麗絲深吸一口氣,攀緊書架,把自己往上一提。她的雙腳四處摸索著立足點,可是她原本計畫用來墊腳的書本卻在腳下移動了,滑離位置,害得她只能靠雙手撐住自己。鋼鐵刺進她的肌膚,可是短短的那瞬間她終於看到了。眼前就是那個畸形的短短身軀 ,還有快速撲騰的黃黑翅膀。妖精跟著黑先生正要離去,愛麗絲一時失控,差點出聲對著妖精的背影叫喊。不管什麼辦法都好,只要能讓他在原地停留夠久,讓她來得及在書架之間找到可以鑽過去的地方,然後一把揪住他,質問他──

她雙手痛得過頭,只好放手一跌,雙腳從身體下方滑開,最後一屁股摔進塵土裡,呈大字型倒臥在地。愛麗絲久久躺在原地,聽著妖精的翅膀跟黑先生的腳步漸漸遠去。她緊握拳頭,書架的鋼製邊緣把她的手弄得又紅又腫,她吃力地換著氣。

更多的腳步聲讓她抬頭一看。艾瑪走了過來,滿身塵埃,整個人灰撲撲的。

「虫先生要我來找妳,」她說,「叫我把妳帶到他身邊,他要我告訴妳,妳不應該自己一個人亂走亂逛,他很不高興。」

湧到愛麗絲嘴邊的回答非常無禮,說出來可會讓她爸爸震驚。她忍住了,合上眼睛,努力穩住呼吸。

他在這裡。那個妖精就在這裡,在圖書館裡。

現在不是該生氣或任由瘋狂念頭亂竄的時候。她需要的是冷靜又從容的行動。愛麗絲小心翼翼站起來,隨著艾瑪回到虫先生的桌邊。

我要好好擬個計畫,想辦法找到他。

然後我就要抓住那個該死的東西,死命搖晃,直到他的牙齒喀啦打顫,直到他告訴我他對爸爸做了什麼好事。

愛麗絲竟然在伯伯的圖書館裡發現威脅她爸爸的妖精身影,到底圖書館裡還潛藏著什麼危險的祕密呢?其中又隱藏了什麼駭人的陰謀?





專屬禁忌書衣組


首刷限量贈品
現在借閱,限量加送:「讀者」專屬禁忌書衣組! ●分成「龍」、「簇群」、「樹精」三款一套。 採用單光白牛皮紙印製,書衣展開尺寸為W51.6cm×H29.7cm,適用25開本,等於一次擁有4款書封,可隨喜好任意「換裝」。贈 品以實物為準,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