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力推薦小說《再見媽咪再見幸福》(悅知出版)

Sunday, 23 December 2012

2013年1月譯作《魔寵3:光榮英雄》


The Familiars: Circle of Heroes

作者:亞當.傑.艾普斯坦、安德魯.傑考伯森 (Adam Jay Epstein、Andrew Jacobson
責任編輯:楊郁慧
出版社:博識圖書

☆ 博客來貼出了《魔寵》系列的專頁

第一集 《魔寵1:預言中的守護者》

已於2012年11月出版



第二集《魔寵2:王冠的祕密》   
已於2012年12月出版


英文官方網站

臉書

書籍簡介

人類王國危在旦夕,誰才是救國英雄?
預言不一定會實現,誰才是真正的「守護者」?

驚奇冒險更勝《貓戰士》!酷炫魔法超越《哈利波特》!
奇幻×幽默×友誼=優質青少年小說
即將搬上大銀幕!

  在邪惡灰兔的指揮下,由動物殭屍組成的亡靈大軍大舉進攻,即將摧毀攸關王國命運的石柱。

  失去魔法的人類束手無策,只能仰賴魔寵召集七種魔法動物,一同召喚移動堡壘,反制邪惡灰兔。

  魔寵第三度踏上驚險之旅,一一探訪行蹤成謎的動物;包括擅長隱形術的吼猴、能穿越時空的尋血獵犬、奔跑時腳蹄會冒出火花的光馬、感官異常敏銳的狼獾、有銳利星爪的白尾□、能噴灑毒液的眼鏡王蛇,還有能帶來超級好運的金蟾蜍。

  不過,白尾□和眼鏡王蛇是世仇,而狡猾的狼獾早已投效灰兔!這群互不相識、各懷異心的動物在魔寵的號召下,是否能信任彼此,通過路程中的重重考驗,及時抵達最後一根石柱?

  艾德溫讀了卡斯塔夫的祕密日記,讓他忐忑不安。他究竟是不是「冒牌守護者」?

  一心想讓妹妹起死回生的絲凱拉,會不會被灰兔收買?

  吉伯特在水窪觀測看到即將被同伴背叛的異象,是否將會成真?

  更重要的是,魔寵是否能翻轉灰兔的詛咒,讓王國恢復和平?


摘文

房間另一頭有張寫字桌,有東西懸垂在桌上的珠寶盒邊緣,吸引了艾德溫的目光:是一只鑲嵌著方形綠寶石的銀踝環。只有納托拿提的成員會戴這種東西,納托拿提就是絲凱拉所屬的、以尋求知識為宗旨的祕密宗派。宗派裡的人類跟動物都相信,學習魔法以及尋找人生所有謎團的答案,甚至比這塊土地上的法律和秩序更加重要。 

「絲凱拉,來看看這個。」艾德溫想知道她對這件事有何看法。 

藍堅鳥鼓翅飛向書桌。她看到那只踝環的時候,滿臉詫異。 

「大家都說卡斯塔夫以前是納托拿提的成員,」絲凱拉說,「我從來都不相信。」 

她用鳥爪抓起踝環,指著上面的銘刻文字:KGM。 

「是卡斯塔夫的姓名縮寫沒錯,」她說,「所以傳聞是真的嘍。」 

瑪莉安在附近的書架旁邊,吉伯特坐在她肩上。她正在翻閱卡斯塔夫手寫日記的其中一本。 

「你覺得你應該拿來讀嗎?」他問,「那是私人物品耶。」 

「你知道卡斯塔夫跟蘿倫奈拉原本是一對戀人嗎?」瑪莉安亢奮地說,「直到山中鍊金師介入為止!」 

「這樣窺探別人的隱私,感覺真的很不對。」吉伯特堅持。他停頓半晌,然後難敵好奇心的鼓動。「唔,鍊金師做了什麼?」 

「他橫刀奪愛。」瑪莉安說。 

艾德溫對卡斯塔夫在日記裡揭露的私事興趣缺缺。他看到一絲凍冷的水氣滑行穿過靜止的空氣,繞住一本封皮上沒有標題的書。一陣微風襲來,將書頁猛地翻到中間的地方。艾德溫望著眼前的紙頁,看到以顫抖字跡寫在羊皮紙上的文字。大多數時候,當卡斯塔夫需要記錄什麼時,都會向文書師口述,但偶爾也會親筆寫短信給年輕巫師。顯而易見的是,這裡記錄下來的東西相當私密,所以並未交給文書師來抄錄。 

許多維斯席亞人信以為真的大謬誤,近來讓我憂心忡忡:他們認為所有的預言都是神聖而真實的。但我的研究開始發現,實情可能不是這麼回事。 

歷史似乎只記得最終實現的預言,而對那些並未成真的視而不見。雖然星辰這樣顯現,不代表實情就是如此。這些話語可能會讓仰賴命運的人頓失依靠。因此,在我選擇公開分享這些想法以前,必須先經過一番深思長考。 

另一股冰冷氣流翻動了紙頁,那本書再次合了起來。艾德溫往後一跳。他心裡掠過一絲反胃的感受。難道,關於三名守護者的預言也是錯的嗎?打從他得知自己其實擁有魔力以來,對自己就愈來愈有信心,可是他、吉伯特和絲凱拉的本領真的強大到足以拯救維斯席亞嗎?他看看同伴,忖度自己該不該告訴他們卡斯塔夫的警告。可是又何必呢?他心想。如果讓他們心裡充滿疑慮,又有什麼好處? 

※※※ 

「你們想,大家會把我們三個的事情寫成傳說嗎?」他們默默步行了一會後,吉伯特問,「也就是等我們進入明日世界很久之後,會被保存在維斯席亞歷史檔案庫裡的故事?」 

「我想應該會特別設一個專區給我們,」絲凱拉說,「只要看看有多少文獻寫了卡斯塔夫、蘿倫奈拉跟山中鍊金師就知道了。」三口組順著通向樹底森林的泥巴路,往正南方前進。如同克拉薩高峰,那座森林也是從遠處就能看見。即使相隔如此遙遠,艾德溫也能在地平線上瞥見他們的目的地,但這段路程會耗上大半天,因為走這條路不大可能有機會搭到便車。 

「你們想,他們會替我們辦場慶功遊行嗎?」吉伯特問,依然陷在自己的白日夢裡,「我好愛遊行喔。」 

「你不覺得你有點想太多了嗎?」艾德溫說,「我是說,七個後代裡,我們連一個都還沒找到耶。」 

「可是我們一定會找到的。這是命運注定好的。」絲凱拉說。 

艾德溫悶不吭聲繼續往前走。 

「欸,不管他們用什麼方式來向我們致敬,都無所謂啦,」吉伯特說,「只要我的家人能夠到場參觀就好。」 

艾德溫低頭看看父親留下的項鍊,上面懸掛的細語貝殼裡收有艾德溫的媽媽和雙胞妹妹的,還有他自己的聲音。這是他僅有的能代表家人的東西。 

「對不起啦,艾德溫,」吉伯特說,「我不是故意要──」 

「沒關係。我妹妹人在某個地方,對這點我還沒放棄希望。當然要找到她的下落得花一番工夫。她連我的存在都還不曉得呢。」 

「等這一切結束了,我們一定會幫你的,」絲凱拉說,「不管要花多大工夫。」 

他們三個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對艾德溫來說,絲凱拉和吉伯特感覺就像親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