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力推薦小說《再見媽咪再見幸福》(悅知出版)

Friday, 12 August 2011

2010年12月譯作《天才神秘會社III第三島的逃犯》


  • The Mysterious Benedict Society and the Prisoner's Dilemma
  • 作者:川頓.李.史都華
  • 原文作者:Trenton Lee Stewart
  • 外文編輯:黃鴻硯  
  • 出版社:皇冠


「天社」最終任務啟動!
史上最厲害的脫逃術,不是魔術,也非爆破,
而是珍貴無比的──友誼!
注意,本監獄囚犯請遵守以下規則:
和獄方合作,供出所有秘密!
歡迎出賣所有朋友以求自保!
別想嘗試逃脫,否則後果自負!

太過聰明的結果,難道日子就會變成這樣嗎?明明是「天才」卻被關在謎屋裡,受到嚴密的保護。無聊的雷尼、凱特、史提奇和康斯坦絲只好玩起「囚犯困境」的遊戲,兩方人馬共有四種選擇:合作、沉默、出賣,還是要串供?



然而他們卻萬萬沒想到,遊戲竟然也有成真的時候!先是康斯坦絲因為記憶被喚醒陷入混亂而離家出走,接著是全鎮大停電和政府秘密單位入侵,就在大人們疲於應付種種危機之際,雷尼等人決定要自行拯救康斯坦絲,並查明她背後的神秘身世。
但是,他們還沒找到答案,就落入了死對頭苛騰先生所設下的陷阱,最後全被關進「第三島監獄」之中,成了貨真價實的囚犯!面對銅牆鐵壁的牢房和心狠手辣的敵人,「天社」當然不會乖乖投降,他們要打破所有規則,一起逃出!
作者簡介
川頓.李.史都華 Trenton Lee Stewart
畢業自愛荷華大學的作家工作坊,另著有《洪流之夏》。目前與妻子和兩個孩子住在阿肯色州的小石市。本書的構想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是他在走往餐廳的半路上所想到的一個棋戲謎題。他不知道這個點子打哪兒來的,可是等他抵達餐廳時,他已決定要把這點子放進一本小說裡,於是《天才神秘會社》系列就誕生了!
《天才神秘會社》首部曲《謎屋的考驗》一推出,不但榮獲美國「懷特朗讀獎」,並入選美國圖書館協會推薦童書和「青少年倡導之聲」中學生最佳小說讀物,更熱賣突破三十萬冊,榮登《紐約時報》、《出版家週刊》等全美各大暢銷排行榜!媒體書評盛讚:「謎題裡藏有謎題、試煉中含有試煉……讀者將會享受沉浸在這個完全由想像力所構築的世界裡!」
而後續的二部曲《捷徑號大冒險》和完結篇《第三島的逃犯》也都十分叫好叫座,除了獲得《學校圖書館期刊》、《好書情報》等權威謀體一致好評外,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更給予四顆半到五顆星的最高評價,備受推崇!


摘文


「不過,要是我們真的、真的是囚犯啊!」凱特說,「我只要一下子就能把大家弄出這個地方。」

「從窗戶出去?」雷尼問,視線隨著她的目光而去,「妳的繩子夠長嗎?」

「嗯,到了底下會有點顛簸就是了,」她承認,朋友們互換懷疑的眼神。凱特在判斷距離上可能很拿手,可是她對「有點顛簸」的定義跟他們的很不相同。

「要是我們用那種方法,我可能會骨折,」史提奇說,「改從這裡如何?」他指指門口,門是從外面的插銷鎖上的,可是鉸鏈在裡面。「妳拆得掉鉸鏈吧?如果用適當的槓桿力,就可以把那一面拉得夠開,然後擠過去。」

「等等!」康斯坦絲驚駭地說,「你是說,執行官那麼容易就能逃出去?只要把鉸鏈拆掉?」

她指的是傑克森、吉兒森跟馬緹娜‧剋若,這三個壞胚子(以前都是苛騰先生的執行官)苛待過孩子們,打從束手就擒以來,也沒變得更為可靠。他們有幾次被帶到這房子裡來問訊,屬於苛騰先生相關調查的一部分。他們本身造成不了什麼威脅(與苛騰先生的邪惡十人比起來,他們根本不算什麼),可是向來謹慎從事的當局堅持要在兩個房間裡安裝插銷,房裡可能用來逃逸的東西全都清走了。

「妳要記得,那些傢伙又不像凱特,」史提奇說,「他們又沒隨身攜帶工具──你知道,即使他們想要,也不會得到批准。況且,既使他們把鉸鏈拆掉,也過不了警衛那關啊!」

「嗯,我希望他們不會再來了,」康斯坦絲說,「他們壞心的蠢臉,我看得很膩了。」

凱特嗤之以鼻。「要是妳好好聽話別靠近,就不會看到他們。可是妳老是故意碰上他們不是嗎?好對他們亂吐舌頭。」

「要是他們不在這棟房子裡,」康斯坦絲高傲地回答,「我就不會受到引誘。」

「不管怎麼樣,」凱特翻翻白眼,「回到史提奇的問題,我們可以從門過去,可是會發出不小的聲音。朗妲一定會聽到我們。」她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敲著水桶。「她在解釋這項練習的時候,沒提到她身上有無武器配備吧?」

「沒有,不過她提過守衛只有她一人,」史提奇說,「記得嗎?康斯坦絲那時候要求跟別的守衛講話──要找能給我們更好選擇的人。朗妲嘆口氣說,就為了這個練習,我們應該假定只有她一位守衛。」

想起朗妲氣急敗壞的神情,其他人都開始吃吃竊笑。康斯坦絲抗議:「那個要求非常合理啊!」

「我想,警衛的人數不是她的重點,」雷尼仍然咯咯笑說:「畢竟我們又不能真的逃跑。我是說,我們總不能攻擊朗妲吧?我們沒得到批准,連踏出這棟房子都不行呢。」

就在那時,康斯坦絲僵起身子,回頭越肩看著牆壁。「啊噢!」她低聲急喊,「她來了!」

他們全都屏住了呼吸。因為康斯坦絲做出這樣的宣布時總是正確無誤。沒錯,沒多久後門外就響起腳步聲,再來是敲門響。「康斯坦絲?雷尼?裡面一切都好嗎?你們決定好了嗎?」

「我們需要更多時間!」雷尼喊道。

「你確定?」朗妲悶悶的聲音帶有一絲憂心。他們聽到門把轉動了。「你們需要喝點飲料還是什麼的嗎?」

「我們沒事!」雷尼趕緊高喊,「拜託,再多幾分鐘就好!」

「好吧,可是拜託快一點,」朗妲回答,但沒進門來,「妳知道,我們還有更多的課要上。」

「好險,」當朗妲的腳步聲越退越遠時,凱特低語,「我本來想躲在門後面,可是我的磁鐵還是會洩漏我們的行蹤。」

「更別提我了,」史提奇指出,「我連站起來都來不及,更別說要躲在門後。」

「你當然可以,」凱特說,「我本來要幫你的。」

史提奇驚恐地瞪著她。他腦海裡浮現鮮明的影像:手臂被扯得脫臼。

「而且我本來要用釣線把磁鐵扯過來的,」凱特隨意地說(彷彿在一秒鐘的空檔內,任何人都可能完成這些事情),「不過,窗戶當然會用力摔上,朗妲一定會注意到。所以嘗試也沒用。」

「反正,這全都沒意義,」史提奇說,把下巴擠進雙手中,「我們永遠也改變不了康斯坦絲的想法。我想我們就是必須背叛對方,才能有進展。」

「我想你說得對,」凱特說,「唉,要是你們男生幫忙擦乾碗盤,我是不介意清洗啦……」她越說越小聲,注意到雷尼皺眉盯著窗外。「雷尼,怎麼了?」

康斯坦絲的眉頭也跟著皺起。可是她盯著的是雷尼。「他有點子了!」她臉龐一亮地說。

雷尼心不在焉地瞥她一眼,然後回頭望向窗戶。那些突然閃現的體悟,現在很少會讓他措手不及了。史提奇跟凱特也不會,他們正熱切地朝他靠來。

「怎樣?」凱特說,「什麼事,雷尼?你在想什麼?」

「選項C。」雷尼回答,給他們一抹詭秘的微笑。



幾分鐘過後,朗妲‧卡贊比敲門時沒有得到回應。不過,房間裡面傳來狂亂活動的可疑聲音。她再次敲門,這次聽到壓低的聲音說「快點!」以及(更令人不安的)「別往下看!」這些話語足以讓她急忙扒找插鎖,特別因為聲音聽來像是凱特。凱特怎可能會在這個房間?朗妲把門鎖打開時,聽到窗戶猛然關起的明確聲響,於是越發驚慌,一頭衝入房裡。她的嘴巴一開。房間竟然是空的。

朗妲是個優雅的年輕女子,有著炭黑般的皮膚與亮澤的髮辮,聰慧的程度與姣好的長相相當。她馬上看出來龍去脈。遠處牆壁開了洞,露出暖氣管道,節氣門被挪開了。那就能解釋凱特怎麼進房裡來的(史提奇肯定也是)。「噢,可是不會吧!」她喊道,飛奔至窗戶,「他們不會這樣吧!」

朗妲砰的一聲拉起窗戶,用一手撐開,身子探出窗櫺往下看。不見孩子們的蹤影。她仰頭望向屋簷,還是什麼都沒有。

朗妲如釋重負,可是也同樣不解,皺著眉放下窗戶。難道他們鑽過暖氣管道逃了嗎?可是那些急迫的話語(「別往下看!」)還有用力摔上的窗戶,讓她相信……

朗妲閉上眼睛。門。他們一定躲在門後。

朗妲在轉身以前就已知道自己會看到什麼。當然囉,他們就在門後,而且已經悄悄溜出房門,這會兒正站在走廊上。雷尼跟史提奇咧嘴笑著揮手。康斯坦絲像是身形短小的矮胖公主,抬高下巴、展現沾沾自喜的優越。凱特則是穿過門口探進身子,一手搭在門把上,另一手緊抓馬蹄形磁鐵與一團細線。她眨眨眼,露出略帶歉意的笑容,然後將門拉上。插鎖喀達一聲轉上。

朗妲一時瞪著鎖上的門,緩緩搖頭。接著,笑聲如泡泡般從喉嚨升起,她開始拍掌叫好。

班奈迪克先生覺得興味盎然。這沒什麼稀奇的。其實,班奈迪克先生覺得興味盎然時,有時會馬上睡著,因為他患有叫做猝睡症的病,會讓他在出其不意的時刻打起瞌睡。

這些插曲最常發生在他情緒強烈的時候,尤其在大笑的時候。他的助理們(碰巧也是他收養的女兒)盡全力保護他(要是沒有朗妲或二號如影隨形又警覺地跟著他,以免他睡著並跌倒的話,他連走兩步都沒辦法),而班奈迪克先生自己為了避免發生意外,總是身穿綠格子呢西裝,他在很久以前發現這顏色對他有鎮定效果。

「你們要知道,這項練習的重點啊,」班奈迪克先生嘴角抽搐地說,「比較是哲學性,而不是策略性的。最主要是要檢視某人的行為會對他人造成什麼後果。我很確定,史提奇可以把原始版本囚犯的兩難的目標娓娓道來,可是我跟朗妲的想法是,可以根據自己的目的來調整這項遊戲。」說到這裡,班奈迪克先生讓自己綻出微笑並補充道:「就像你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也做了調整一樣。」




到目前為止,孩子們相當滿意班奈迪克先生對他們解決方法的反應,但這會兒卻不安起來。他們察覺自己忽略了什麼不該忽略的事──二號的出現,又強化了他們的擔憂。她氣呼呼地走進餐廳。這位年輕女子平時泛黃的臉色,加深到逼近鏽紅的髮色。她的表情本來就很嚴峻,現在開始散射不滿的光芒。要是孩子們不知道二號愛著他們,可能會誤以為她想把他們架在斷頭台上,快刀將他們永遠解決。

「你們想也沒想,」二號以手指著他們說,「不想想你們的把戲對朗妲會有什麼影響!你們做了什麼好事?你們假裝在無人保護的情況下溜到外面去!你們假裝爬出三樓的窗戶!你們──」她打斷自己的話,氣沖沖地咬下蘋果,猛力嚼著,一直沉著臉。

雷尼坐在桌子另一端,聽得見她的牙齒喀擦磨攪。他真希望自己坐得更遠,最好回到遙遠過去的某處。二號的話語好似巴掌般地刺痛了他。她說得對。他對自己的點子非常滿意,卻沒真正考慮到做來是否恰當。朗妲沒有一絲不悅,可是最初幾刻她一定相當憂心(其實他當初仰賴的就是這一點)。雷尼回顧自己的決定時,備感羞愧。

「對不起!」凱特脫口就說,她顯然也有同感,「噢,朗妲,我們真笨!那時候感覺很好笑,可是──」

「是很好笑沒錯啊,」康斯坦絲插話,「就因為妳覺得抱歉,不代表那時候就不好笑。」

「康斯坦絲說得有理,」朗妲帶著輕鬆的微笑說,「可是凱特,我很感激妳的道歉,我從男生的臉上也看得出他們覺得抱歉。真的,沒關係的。」

這幅景象如此迷人,普拉葛小姐發現自己很容易分心,這點讓她非常困擾,因為她是個很盡責的守衛。就她所了解的,她的職責是要留意陌生人,特別是打扮光鮮、帶著公事包的男人,也要當心可疑的活動。她的職務不是要傻傻盯著這個綁馬尾女孩訓練猛禽,也不是偷聽這兩個男孩的聰明對話──這些事情雖然的確很不尋常,可是並無可疑之處。




對於不尋常的事,普拉葛小姐早已司空見慣。這棟房子很不尋常;這份工作也是。先不說別的,這棟房子住戶的事,別人幾乎什麼都沒跟她提過。他們的職業與經歷,對她而言是個謎團。對於大多數的守衛來說,也是如此。依據普拉葛小姐上司的說法,守衛的工作不是問問題。問問題是種時間的浪費,因為大多答案都是機密,所以也求之不可得。普拉葛小姐跟其他守衛只被告知,這棟房子的住戶很重要,而他們的重要性跟與地下室的東西有直接關連。

眾守衛皆知,放在地下室的是一排大型電腦。電腦發出幾乎難以察覺的嗡嗡聲,日日夜夜、週復一週,持續著神秘的活動。無止無盡、迅速快捷、異常複雜的活動。雖然(大部分)守衛不可能知道,不過這些是發明過的電腦裡力量最強、也最複雜的。換句話說,它們非比尋常,而看守它們就是普拉葛不尋常工作的一部分。

放置電腦的溫控地下室,除了透過屋裡的隱藏樓梯,一般是無法到達的。守衛偶爾有理由進去地下室一下,可是嚴令禁止碰觸電腦,甚至不能靠近觀察。這些命令幾乎沒什麼必要。如果照明幽暗的地下室裡躺了一頭沉睡的巨大怪獸、比任何守衛都要強大聰慧的生物,哎,世上沒有任何東西足以誘使守衛冒險將牠吵醒的,而他們對這些電腦的直覺也差不多如此。唯一會碰電腦的是班奈迪克先生,就普拉格小姐看來,班奈迪克先生就像可能帶點傻氣的親切馴獅人、踏進人人恐懼的籠子裡。

守衛並不了解這些電腦的運作與秘密目的。他們只知道這些電腦為另一架機器服務,就是險些在世上造成大浩劫的那架機器──要是落入壞人手裡,就會再度引發大破壞。

守衛不知道另一架機器的模樣,也不曉得那機器有何用途,不過有好幾個人把它想像成形似蜘蛛、模樣猙獰的巨大東西,眼睛閃閃發亮,帶有無數咻咻飛轉的刀刃,會發出電動圓鋸碰到金屬的尖聲呼嘯。老實說,他們懷疑它的模樣甚至比那樣更令人作嘔又可怕。他們懷疑自己的想像力不足以喚起這種未知機器真正的恐怖程度。他們只知道,(為了難以理解的原因,一定要受到保護)這些電腦等於是它的心臟與大腦。三樓一間有人看守的上鎖房間裡,裝飾屏風後面藏有一張奇特的椅子。不知為何,這張椅子跟這架恐怖的機器也脫不了關係。

至少,這是守衛認為自己所知道的。

其實椅子正是那架機器。守衛的想像往錯誤的方向延伸──這個失誤情有可原,因為他們握有的訊息不足以引導想像力。椅子看來只是擱在那裡安靜不動,就在那間舒適房間的裝飾屏風後面。一動也不動,沒有任何威脅。椅背上連接的奇怪紅頭盔,這張椅子就像老式的整髮器──這當然是件古怪的家具,但是也不具傷害力。

這就是細語器。

細語器目前在班奈迪克先生手裡,的確不具威脅性。其實,在班奈迪克先生的看護下,已盡量把細語器變得不具破壞力,甚至做了點好事。

無奈的是,儘管班奈迪克先生的努力與善意,細語器很快就要脫離他的看管。一旦如此,很多人的命運又會再次受到牽動,就像汽車加速時會吹起葉子一樣。首先會受到影響的、而且是關鍵人物之一,就是此時在普拉葛小姐提防眼神下,享受新鮮空氣的四個孩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