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獎小說

溫馨小說

Saturday, 13 August 2011

2009年譯作《天才神秘會社 I 謎屋的考驗》

作者:川頓.李.史都華(Trenton Lee Stewart) 
外文編輯:黃微真 
出版社:皇冠



你自認與眾不同嗎?你有能力可以破解一切難關嗎? 
那你就是我們要找的人,歡迎來到「天才神秘會社」!
熱賣突破30萬冊!榮登紐約時報、出版家週刊等全美4大暢銷排行榜!
  ●榮獲美國「懷特朗讀獎」!  
●入選美國圖書館協會推薦童書!  
●入選「青少年倡導之聲」最佳中學生小說讀物!




讀者製作的書籍宣傳片






雖然心想一個學生能遇上什麼危險的事呢?
但是在答對「天才神秘會社」的考試卷之後,雷尼等人才發覺平靜生活早已遠去,就算只是在學校上課也已變得危機四伏!
自認天賦異秉的你,正在尋找特別的機會嗎?
當這個獨特的報紙廣告刊出之後,石鎮上所有的人都開始沸騰了,立刻有幾十個孩子搶著報名參加測驗,但他們卻遇上了令人傷透腦筋的怪異試題,而更讓眾多家長氣憤的是,唯一通過第一波考試的,竟然是來自孤兒院的雷尼。
最後,包括雷尼在內,一共只有四個人入選:來自馬戲團、身手矯健的凱特,過目不忘的史提奇,以及嬌小的神秘女孩康斯坦絲。但是他們還必須面對最後一關:「謎屋」的考驗!唯有順利「穿過」這棟房子,才算挑戰成功!
通過最終測驗的人,就有機會成為「天才神秘會社」的一員,並進入讓人羨慕的「給絕頂聰明者的學習學院」就讀。但是,天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等在他們面前的,將是遠遠超過想像的冒險任務……

作者簡介
【全美最受歡迎天才作家】川頓.李.史都華 Trenton Lee Stewart


畢業自愛荷華大學的作家工作坊,另著有《洪流之夏》。目前與妻子和兩個孩子住在阿肯色州的小石市。本書的構想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是他在走往餐廳的半路上所想到的一個棋戲謎題。他不知道這個點子打哪兒來的,可是等他抵達餐廳時,他已決定要把這點子放進一本小說裡,於是《天才神秘會社》系列就誕生了!
《天才神秘會社》的首部曲《謎屋的考驗》不但榮獲美國「懷特朗讀獎」、入選美國圖書館協會推薦童書和「青少年倡導之聲」最佳中學生小說讀物,更熱賣突破30萬冊,並榮登《紐約時報》、《出版家週刊》等全美4大暢銷排行榜!媒體書評盛讚:「謎題裡藏有謎題、試煉中含有試煉──有些是心理的、有些是倫理的、有些則是身體的……讀者將會享受沉浸在這個完全由想像力所構築的世界裡!」



推薦


「《天才神秘會社》是不折不扣的『被單底下的手電筒讀物』……生動活潑的風格、令人耳目一新的角色描寫,加上及時揭露的真相,這個故事匆匆飛逝,讓我們也隨之興奮難抑!要確定你手電筒的電池電量足夠喔!」──【號角圖書雜誌】
「整個故事的發展過程,類似羅爾德.道爾《巧克力冒險工廠》的超凡世界經驗,謎題裡藏有謎題、試煉中含有試煉——有些是心理的、有些是倫理的、有些則是身體的……讀者將會享受沉浸在這個完全由想像力所構築的世界裡!」──【出版家週刊】
「就像《哈利波特》系列一樣,他的故事超越了單純的冒險而深入探索嚴肅的議題,比方說,標語口號會逐漸損壞或控制社會。透過有趣的角色,本書也處理了私人的問題:背棄、家庭、忠誠以及面對個人的恐懼。」──【好書情報雜誌】
「肢體暴力著墨不多,卻在道德與倫理的議題、引人又複雜的角色、淘氣好玩的喜劇上,有著豐富的呈現,這場如同《波特萊爾大遇險》系列風格的出遊,步步吸引著讀者的情感與理智……」──【寇克斯評論】
「我在飛機上一口氣將書讀完,一心急著想跟大家分享。史都華絕對潛力無窮!」──【出版家週刊】
「角色發展完整,引人好奇、公正無私。別錯過這本書,一次買兩本吧,因為你會用得上的!」──【青少年倡導之聲】
「羅爾德.道爾或布露.巴利葉特的書迷會發現熟悉的組合:孩子的力量、線索與冒險!」──【校園圖書館雜誌】
「讀來令人舒暢、結局幸福的故事,失去父母與逃家的四個孩子尋獲了友誼與家庭。」──【兒童文學雜誌】



內容試閱

在名叫石鎮的城市裡、靠近稱為石鎮灣的港口那兒,有位名叫雷尼‧摩頓的男孩正準備參加一場重要的測驗。這是當天的第二場測驗──第一場在城市另一頭的某個辦公室裡考過了。在那場測驗之後,有人吩咐他到第三街的修士樓來,只准帶一枝鉛筆、一塊橡皮擦,其餘什麼都不能帶,而且不能晚於一點鐘抵達。 

要是他恰巧遲到了,或是帶了兩枝鉛筆、忘了橡皮擦,或是用別的方式違反指示,那就不准做測驗,沒得商量。 

雷尼很想參加測驗,於是小心翼翼地遵照指示來。怪的是,他們給的指示竟然只有這些。比方說,沒人告訴他該怎麼去修士樓。他發現自己得在最近的公車站問路、跟不誠實的公車司機討公車時刻表。司機竟然想騙他,要他付錢買。他越過好幾個街口才搭上第三街公車。這些倒還難不倒雷尼‧摩頓,雖說才十一歲,但是他早就很習慣靠自己想辦法。 

城裡另一邊的某處傳來鐘聲,敲著半點鐘,才十二點半,他還得等上好一會兒。他在中午整點時查看過修道士樓,那時大門深鎖。所以雷尼索性在熟食攤那裡買了三明治,然後坐在這張公園板凳上吃。他心想,地處石鎮最繁忙地段裡的高樓,裡頭肯定有很多辦公室。正午時分竟然把大門鎖上了,這似乎有點詭異。不過話說回來,這整件事哪個地方不怪呢? 

首先,就是那則廣告。幾天前,在石鎮孤兒院用早餐時,雷尼當時正讀著報紙。他跟指導老師佩汝瑪兒小姐共讀報紙的幾個版面。(因為雷尼早就獨力把教科書全給唸完了,連那些高中生的課本也是,所以孤兒院院長指派一位特別指導老師給他,其他的孩子則得去課堂上課。佩汝瑪兒小姐也不大知道該拿雷尼怎麼辦,不過她聰明又善良,在他倆共度的時光裡,他們漸漸喜歡起在早餐與用茶時分享早報)。 

那天早上的報紙通篇淨是尋常的頭條新聞,其中好幾條全都在談一般俗稱為緊急狀態的事。頭條新聞報導說,目前事態嚴重失控,無論是學校制度、預算問題、污染、犯罪或是天氣……一般說來,他們討論的是其他種類的新聞報導,也就是每天都有所變化的那些。再來,他們還會讀讀廣告來自娛一番。那天早上的情形正是如此,而雷尼的生命卻因此突然轉了個彎。 

「你的茶要不要多加點蜂蜜呀?」佩汝瑪兒小姐問(她說的是坦米爾語,她目前正在教他這個語言),可是雷尼還來不及回答「當然好啊」,那則廣告就已吸引住佩汝瑪兒小姐的目光,她高呼:「雷尼!看這個!你有沒有興趣?」

佩汝瑪兒小姐與他隔桌對坐,可是東西倒著讀對雷尼來說不成問題,他速速掃視廣告的粗體字:「你是個天賦異秉的孩子,而且正在尋找特別的機會?」他心想,這可真奇了。這個問題竟然直接對孩子發問,而不是對著他們的父母說。雷尼從沒機會認識自己的父母,他還在襁褓中的時候,雙親就過世了。有一份告示把喪親的可能性考慮在內,讓他相當滿意。可是雖說如此,事情還是很怪。畢竟,有多少小孩會去讀報呢?雷尼會讀報,不過向來只有他一個孩子讀報,而且他老是被別人當成怪胎。要不是因為佩汝瑪兒小姐,他早就放棄讀報,免得老是受到嘲弄。

「我想我大概有興趣吧,」他對佩汝瑪兒小姐說:「如果妳覺得我夠格的話。」

佩汝瑪兒小姐對他拉下臉來。「雷尼‧摩頓,少跟我胡鬧了。我認識的孩子裡面,要是你稱不上是最有天賦的一個,那我根本連一個有天賦的孩子也不認識。」

黎明之前,他悄悄起身,在沒開燈的情況下摸黑著裝,免得打攪室友(他晚上在床上閱讀時,雖然躲在被單下用迷你的筆型燈照明,他們還是常對他粗聲粗氣的),然後趕忙到廚房去。佩汝瑪兒小姐已經在等他了。她也一樣興奮得夜不成眠,所以提早過來。

「雷尼。你可不可以──」佩汝瑪兒小姐在此時轉身,朝他瞥一眼,然後說:「你那樣穿,恐怕不會給人什麼好印象喔!雷尼啊,不可以拿橫紋褲子搭配格子襯衫唷。其實呢,你身上穿的那些,肯定是某個室友的衣服吧。至少大了一號呢。還有,你的襪子看來是一腳藍、一腳紫唷。」

雷尼低頭一看自己的裝扮時嚇了一跳。在男孩子群裡,他通常是最不顯眼的,他的體型中等、皮膚的白晰度中等、棕髮的長度中等、打扮很一般。不過,今天早上,他如果站在一群人裡面,肯定很突出──除非那群人恰巧全是小丑。他對佩汝瑪兒小姐露齒一笑並說:「我這樣穿是為了求好運啦。」

「還好你不需要什麼好運。」佩汝瑪兒小姐說,「現在,請你去換衣服,這次呢請開燈。你的室友要是發牢騷的話,你別在意。這樣你挑衣服的時候,運氣可能才會好一點。」

吃了簡便的早餐後(除了烤吐司之外,兩人都不想多吃),遠在孤兒院有人起床之前,佩汝瑪兒小姐就已經開著車載他穿過酣睡中的城市,抵達靠近石鎮港的一棟辦公大樓。門口已經站了一列孩子,每個孩子都有父母陪同,全都緊張地動來扭去。



佩汝瑪兒小姐進去那棟大樓找人談談時,雷尼就在那串隊伍的尾端站好。隊伍很長,雷尼心想,不知道特殊的機會總共有多少個?也許屈指可數──或許在他都還沒排到門前時,機會早就分光了。他因為這個想法而焦慮起來時,前面有個友善的男人回頭說:「小子,別擔心,你不用等太久。再幾分鐘,所有的孩子就會一起進場。他們在你來以前宣布過。」

雷尼感激地向他道謝時,發現有好幾位家長對這個男人擺出臭臉,顯然不喜歡有人對競爭者表示友好。這個男人一臉尷尬,轉身背對雷尼,不再多說。
「好了,」佩汝瑪兒小姐回來的時候說:「全都安排好了。你考完試以後,可以用他們的電話打給我。號碼在這邊。如果我那時候還沒回來,就叫計程車吧,下午的時候,你就能把經過情形一五一十地告訴我嘍。」當孩子們被迎進那棟大樓時,她駕車離去。

這個測驗真詭異。第一部分跟雷尼預期的相去不遠。有一、兩題跟八角形與六邊形有關,另一題則是處理幾個蒲式耳的這個以及幾公斤的那個,還有一題要求算出兩列高速行進中的火車還有多久會相撞。(雷尼回答這個問題時,若有所思地皺著眉,他在空白處註記,既然兩列火車在空無其他列車的軌道上面對彼此駛來,那麼火車駕駛員很可能會看出災難在即而及時煞車,這樣就能避免這個衝撞事件了)。雷尼飛快地解完這些題目,以及許多類似的問題,然後來到第二部分,第一個問題是:「你喜歡看電視嗎?」
雷尼當然沒意料到會有這種問題。這只是個人偏好的問題而已。不管怎樣,他當然喜歡看電視囉──每個人都喜歡看電視啊。不過,當雷尼動手勾選答案時,卻猶豫起來。嗯,自己真的喜歡嗎?他考慮越多,就越明白自己其實一點都不喜歡。原來我真的是怪人一個,他心想,浮起一絲失望的感覺。無論如何,他如實回答:不。

下一個問題問:「你喜歡聽廣播嗎?」再一次,雷尼雖然很確定大家都喜歡,但是他了解自己並不喜歡。他的孤立感越來越重了,他答道:不。

感謝老天,第三個問題比較不會影響人的情緒。問題是:「這個敘述句哪裡有問題?」真好笑,雷尼想。他寫下答案的時候,心情開朗一點了。「這根本不是敘述句,」他寫道:「這是個疑問句。」

下一頁有張棋盤的圖片,除了一個走了兩步的黑卒子以外,所有的棋子全停留在起跑點。問題是:「根據下棋的規則,這個棋位可不可能?」雷尼研究這個棋盤半晌,搔著頭寫下答案:可能。

又答了幾頁問題以後(雷尼很有把握自己全答對了),他寫到這份測驗的最後一題:「你勇敢嗎?」單是讀到這些字眼就讓雷尼的心跳加快。他勇敢嗎?從來沒人要求他要勇敢,所以他該怎麼判斷?佩汝瑪兒小姐會說他很勇敢,她會指出,儘管覺得寂寞,他還是盡力保持開朗;他耐住性子,忍受其他孩子的調侃;他總是急著接受挑戰。可是這些事情只是表示:他性情好、有禮貌,常常覺得無聊。這些事情真的表現出他的勇敢嗎?他不覺得。最後他不再嘗試有個定論,而乾脆寫下:「我希望囉」。

他放下鉛筆、環顧四周,大部分的孩子也快寫完測驗了。主考官在房間最前方大聲啃著蘋果,一面緊盯著考生,要確保他們作不了弊。她是一位削瘦的女士,穿著芥末黃的套裝,膚色略黃,鐵鏽紅的頭髮剪成短平頭,體態僵直。她讓他聯想到一枝會走動的巨型鉛筆。

「現在請把鉛筆放下,」鉛筆女士說:「測驗結束了。」女士瞇起眼。「孩子們,你們沒寫完,我很遺憾,可是測驗結束了。請把你們的試卷傳到房間前面來。測驗在計分的時候,請待在座位上。別擔心,不會很久。」

所有的測驗都繳交出去以後,鉛筆女士走出房間,任由孩子們忙著啃指甲以及盯著時鐘看。可是,才過了區區幾分鐘,她就回來宣布:「能參加第二階段測驗的孩子,我現在要唸他們的名字囉。」

孩子們開始竊竊私語。第二階段?廣告沒提到第二階段啊。

女士繼續說:「如果叫到你的名字,你要在一點以前到第三街的修士樓報到,你會在那邊跟其他時段通過測驗的孩子們會合。」她繼續細數關於鉛筆、橡皮擦與喪失考試資格的規則。接著她往嘴巴丟進一把花生米,然後奮力嚼著,彷彿快餓壞了。

鉛筆女士接下來把掌心中的花生碎屑拍掉,拿出一張紙來,然後繼續說:「好的,要是沒有別的疑問,那我就要唸名單了。」
房間變得鴉雀無聲。

「雷納德‧摩頓!」女士喚道。雷尼的心一躍。

他後面的座位傳來一陣不滿的嘟囔聲,可是聲音一旦過去,整個房間再度安靜下來。孩子們屏息等待她叫喚其他名字。女士從那張紙上抬起頭。

「到此為止。」她不帶情緒地說道,一面把紙摺起收好。「你們其他人解散吧。」

房間爆發一陣憤怒與驚愕的吶喊。「解散?」雷尼背後的男生說:「解散?」

孩子們列隊魚貫走出門口,有些痛哭著,有些愣住了,還有一些哀哀叫著埋怨不停。雷尼走近那位女士。不知為何,她在房間裡衝來衝去,忙著檢查窗戶上的鎖栓。「不好意思。小姐?我能不能用你們的電話?我的指導老師說──」

「抱歉,雷納德。」女士打斷他的話說:「我確定沒有電話你也沒問題的,對不對啊?現在,抱歉了,我得從後門溜出去。這些窗戶看來全都封死了。」

「溜出去?為什麼?」

「我從經驗得來的教訓啊。現在隨時都會有孩子的家長憤怒地闖進來,要求我們給個交代。無奈的,我沒有理由可以給。所以呢,我要閃人嘍。我們下午見。別遲到喔!」

在修士樓裡,標示貼得很醒目,引領他們走經一連串的廊道,經過幾位家長焦急等候著的房間,最後終於走進擠滿孩子的房間,各個端坐桌前。除了非比尋常的寂靜之外,這個房間就跟一般教室沒兩樣,前方有張黑板,老師的桌子上有台削鉛筆機、一把尺,還有一個標示寫著:不許交談。如果看到你在講話,視同作弊。只剩兩個空位,前後相鄰。為了確保自己不會動心想作弊,雷尼挑了前面的那個座位。朗妲在他身後的書桌落坐時,牆上的時鐘正巧敲響一點鐘。

「為了通過測驗,」鉛筆女士繼續說:「每道題目你們都要答對,我是說每一道題目喔。如果你們跳過一題,或是有一題答錯了,那你們就無法通過測驗了。」

「沒問題。」朗妲‧卡贊比在雷尼後面低聲說。

鉛筆女士的目光突然閃向他倆所在之處。她狠狠地看著雷尼,雷尼緊張地嘴裡一乾。朗妲幹嘛不把嘴巴閉緊啊?難道她想害他們兩個被趕出考場嗎?

「你們一拿到卷子,就可以開始考了。」鉛筆女士說,終於把眼光移開了,雷尼有種因為鬆一口氣而想嘆口氣的衝動,但他抗拒著──連嘆氣都可能會讓他失去資格。況且,他的放鬆感也沒持續多久,鉛筆女士開始發試卷了。

第一個拿到考卷的是個頂著棒球帽的粗獷型男孩,他急切地一把抓住卷子,看著第一道題,然後淚灑當場。坐他後面的女孩望著自己的卷子,揉了揉雙眼,彷彿眼睛不管用了。她接著再看一回,一面垂頭晃腦。

「如果你開始覺得暈眩,」鉛筆女士說,一面往下一個孩子走去:「把頭放在兩膝之間,然後深呼吸。要是你覺得自己可能會吐,請到房間前面來,我們會提供垃圾桶給你。」

她繼續沿著這排走下去,一面分發試卷。那個淚漣漣的男孩現在開始翻閱整份測驗(看起來有好幾頁),翻到新的一頁,啜泣聲就越大也越絕望。他翻完的時候,他開始嚎哭。

「抱歉,這裡不准高聲哭泣,」鉛筆女士說:「請離開房間。」

那個男孩大大鬆了口氣,從桌子那裡彈跳起身、衝向門口,馬上就有另外兩個孩子跟隨他的腳步而去,他們還沒拿到卷子,可是現在早就嚇得不敢看內容。鉛筆女士關起門來。
「如果還有人因為恐慌或灰心想逃出房間,」她嚴峻地說:「請記得隨手關門。你的啜泣聲可能會影響其他的應試者。」

她繼續分發考卷。一個又一個的孩子以顫抖的手指接下卷子,他們看了卷子以後,臉色要不是失去血色,就是脹成紅色,要不然就是變成某種微妙的青色。鉛筆女士把卷子放在雷尼的桌上時,雷尼因為恐懼,胃部像條魚一樣啪啪翻動。而且情有可原──那些問題根本沒辦法回答。第一題寫道:

納希切萬自治共和國以及納戈爾諾─加拉巴赫地區,在哪兩個國家之間造成爭議?
A.不丹,一八六五年簽訂辛初魯條約,將邊疆土地割讓給英國。英國,為了交換那塊土地,每年提供不丹補助,而在英國的影響下,不丹在一九○七年成立君主政體。
B.亞塞拜然,一八二八年的特克滿切條約將亞塞拜然的領土瓜分給俄羅斯與波斯。亞美尼亞,這個在兩千多年前塞琉西帝國毀滅之後所成立的國家,同樣因為上述的契約而被併入俄國。
C. 萬那杜,此國(直到獨立以前)以前由英、法共治,將英文與法文保留為官方語言(加上比斯拉馬語,或稱為比切拉馬語);葡萄牙,其探險家彼得‧法南茲‧桂洛斯在一六○六年成為第一位發現萬那杜群島的歐洲人。

雖然還有另外兩個選項可以選,可是雷尼沒去讀。如果每個試題都跟這個一樣,那麼他絕對無望通過測驗。速速掃瞄下面幾題對他也沒有打氣的作用,它們只是每下愈況。而這只是第一頁呢!他四周的孩子們發抖、嘆氣、磨牙。雷尼很想跟加入他們的行列。特殊的機會沒指望了。他會回到孤兒院去,那裡沒人(連人很好的佩汝瑪兒小姐也是)知道該拿他怎麼辦。這次的嘗試本來這是個很好的想法,可是他顯然沒那個本領。

即使如此,他還沒準備離開。他得先好好遵照指示做,因為他決心至少要先試過才能放棄,所以他現在照著指示進行。他乖乖地在第一頁上方寫上名字──那是第一步。他想,嗯,至少已經完成這麼多了。第二步是要把所有的問題跟答案仔細讀過。雷尼深呼吸。總共有四十題,單是讀它們,幾乎就得花一個鐘頭。鉛筆女士現在坐著,邊啃醬瓜(還是特別脆的那種)、邊看著孩子們掙扎,這點實在沒什麼幫助。

第二個問題想知道common vetch源自何處,還有它屬於什麼科。雷尼不知道common vetch(野豌豆)是什麼,而選項裡面並未提供有用的線索。它可能是某種羚羊、鳥類、嚙齒動物,或是某種藤類。雷尼繼續看第三題,這題跟叫做費米子的亞原子粒子以及印度物理學家薩提安德納斯‧玻色有關。

第四題問的是,查士丁尼大帝為了向辭世的提奧多里克國王的東哥德接班人展現自己的優勢,而建了哪一座教堂?問題沒完沒了的繼續下去。雷尼還算不賴,認出了幾個地名、幾條數學原則,還有一兩個重要的歷史人物,可是對他來說沒什麼用處。單是答對一題就已經夠好運了,更別提答對全部的題目了。
沒時間可以浪費了。他往牆上的掛鐘瞥了一眼,確認了這一點。只剩不到半小時了,雷尼有不只一半的試卷得讀。他讀完關於並列與從屬的題目(它們要不是跟寫作有關,不然就是跟未來的交通運輸有關,不過到底是哪一種,他下不了決定)以後,繼續讀第二十一題,題目寫道:「俄羅斯帝國衰亡以後,企圖跟喬治亞與亞美尼亞建立一個跨高加索共和國,但是沒成功,因此促成亞塞拜然這個國家的建立(因為納希切萬自治共和國以及納戈爾諾─加拉巴赫地區的領土問題,亞塞拜然目前跟亞美尼亞爭議不休),亞塞拜然從哪些關鍵勢力……」

雷尼停了下來。這個問題看起來好眼熟喔。這麼眼熟,他覺得不得不思考一下。他不是看過這些名稱嗎?

雷尼翻回測驗的最前面,把第一個問題再讀一次:「納希切萬自治共和國以及納戈爾諾─加拉巴赫地區在哪兩個國家之間造成爭議?」他眨眨眼,不太敢相信自己的雙眼。亞美尼亞跟亞塞拜然。第一題的解答竟然藏在第二十一題裡。這場測驗考的根本不是知識。這是個猜謎遊戲!

雷尼看著第二十二題,題目寫道:「儘管源自於歐洲,這種藤類以common vetch(屬於豆科植物)之名為人所知,廣為……」在這邊!第二題的答案!雷尼越來越興奮,繼續讀下一題,想當然耳,雖說題目本身沒提到亞原子粒子或是印度物理學家,選項D裡面有一大段在討論它們。不僅所有的解答都埋藏在測驗裡面,他領悟到,而且還照順序排呢。在第二十一題裡面可以找到第一題的答案(反之亦然),而第二十二題裡面可以找到第二題的答案,以此類推,一路直到第四十題。第四十題讓第二十題提出的並列與從屬之謎豁然開朗。

雷尼雀躍不已,差點從書桌上跳起來歡呼。不過,他連恭賀自己的時間都撥不出來。時間所剩無幾。他迫不及待地開始著手找正確答案。因為得要在一疊考卷之間翻前翻後,還要讀不少內文,所以也花了好些時間,到最後,雷尼幾乎花了整整一小時才完成測驗。他才圈出最後一個答案、把試卷放在鉛筆女士的桌上、四顧張望其他孩子(有些氣急敗壞地隨便圈選號碼,一面盼望福星高照;有些已經不見人影,老早就絕望地偷溜出房間)時,鉛筆女士就大喊:「鉛筆!孩子們,時間到了。請放下你們的鉛筆。」

孩子們抽抽搭搭、用手抹淚半晌之後,把自己的試卷疊在雷尼的卷子上,然後返回座位。鉛筆女士翻閱試卷的當兒,他們就在一片筋疲力盡的靜寂中等待著。這才費時一分鐘,因為她其實只須看第一題。當她從整疊的最下方拿到雷尼的卷子時,她一頁頁迅速地批改過去,一面打勾、一面點頭。

「表現得不賴喔。」朗妲從他後面竊竊私語。「你靠自己的力量做到的呢。」儘管她慫恿他作弊,可是對於他沒作弊這點,她似乎真心感到滿意。她真是怪人一個。

「通過考試的人,我現在要唸他們的名字了。」鉛筆女士宣布:「如果叫到你的名字,你就要繼續參加測驗的第三階段,所以請待在座位上,等候進一步的指示。沒有被叫到名字的那些人,可以自由離席。」

雷尼的耳朵聳了起來。有第三個階段?
鉛筆女士清清喉嚨,可是這次她連瞧一眼面前的紙張都省了。「雷納德‧摩頓!」她喊道。

她走出房間的同時,她追加:「就這樣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