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獎小說

溫馨小說

Tuesday, 3 March 2015

2015年3月譯作《生命清單》




──每個人都該擁有自己的生命清單──


記憶像洋葱層層交疊,每剝掉一層,就讓人流眼淚;
唯有去除一件又一件的武裝,生命才會吐真言。

這本溫馨感人的小說,以類似「臨終遺囑」為故事核心,講述站在人生不同岔路口的都會女性如何與悲傷和死亡自處,又如何透過完成生命清單上的未盡之事,重新找回自我和勇氣。


《生命清單》榮登誠品書店
2015/0406—20150419 翻譯文學榜冠軍




34歲的白富美-布芮特,想也沒想到上億身家的母親過世後,留給她的遺產居然只是一張她已經完全遺忘,14歲時寫下又丟進垃圾筒的願望清單,並限定她要在一年內完成所有項目,才有機會獲得母親給她的遺產...

她該如何在有限的一年內完成這些願望?
這些看來令人發窘的願望又如何讓她在一次次的契機中發現真實的自己?

★德國2014年度暢銷總冠軍,熱賣60萬本!
★售出全球29國版權
★USA TODAY暢銷書TOP 1
★美國亞馬遜直逼五星評價
★福斯2000即將開拍電影


故事簡介

34歲的布芮特住在紐約高級公寓,擁有宛如GQ男模外型的體貼男友、年薪百萬的夢幻工作。最重要的是,一位深愛她的母親。

直到某天,母親罹癌驟逝,讓布芮特的人生一夕全變。母親將所有的遺產全都給了哥哥及嫂嫂,卻只留給最愛的女兒布芮特一張清單,除非她能完成清單上的10件事,否則她無法得到母親的任何遺物。

那是布芮特在國二時隨手寫下的紙條,她早已把上面的幼稚夢想拋諸腦後。誰料到媽媽偷偷地將它從垃圾桶撿了起來,20年來,布芮特每完成一項,媽媽便幫她將願望打勾。清單上還剩下10個未盡的夢想──生個小北鼻?不會吧。當老師?放棄年薪百萬,整天在教室裡跟小屁孩鬼混,開什麼玩笑!買一匹馬?對不起喔,公寓不適合養大型寵物。與老爸重修舊好?怎麼可能,爸爸早在七年前就過世了!然而,布芮特深知清單中的墜入愛河是她的最大挑戰。眼前的男友安德魯看似完美,卻似乎有哪裡不對勁。

在一連串的謊言與背叛之後,布芮特被迫重新審視自己的生命。她該如何在有限的一年之中,重拾誠摯友誼、找到真愛,並且試著幫助他人?

10個看似毫無關連的願望,卻是如此環環相扣。布芮特如何在一次又一次的契機之中,實現願望,讓人生有所不同…


作者簡介

羅莉.奈爾森.史皮曼(Lori Nelson Spielman
曾任語言治療師跟諮商輔導師。目前在市內貧民校區從事居家課輔。羅莉在密西根州土生土長,目前跟先生以及一隻寵壞了的貓咪共同生活。《生命清單》是她的首部小說。歡迎到www.lorinelsonspielman.com這個網站來找她。




德文版的美麗 book trailer


喜淚推薦

勵馨基金會 執行長 紀惠容
我一口氣讀完這本小說!閱讀中,跟著女主角媽媽驟逝後的一只遺囑,回歸初心,走過她小時候的願望清單,曲曲折折,終於找到生命最珍貴的價值,我很享受這樣的歷程。原來,生命的富足不是金錢財富,而是來自心靈、自我價值的肯定。當我們抽離了保護網、舒適圈,回歸生命的本質,赤裸檢視自己與自己的關係、人與人的關係,才能歷經各式挑戰,在傾聽、助人中找到出口、做出對的人生抉擇。
身為女人,我們如何誠實面對生命,抉擇愛情、工作與家人、以及社會關係呢?這本小說「生命清單」抽絲剝繭,讓你豁然開朗。


資深藝人 譚艾珍
完全沒有想到只看到《生命清單》的第二篇,就不自覺地連結到內心深處,反覆思考自己的生命清單是什麼?是童年的夢想嗎?是長大後的願望嗎?還是被生活磨練後的目標呢?在我看來這本不是一般的小說,而是一本啟動自我省思的心理學。

名人讀小說



各界好評

極其美好的動人故事,提醒我們人生就該活得淋漓盡致。
——《PS, 我愛妳》作者Cecelia Ahern 

絕不會想錯過的驚艷首作,一部講述信任與改變的濃情小說,關於捨得之間的釋然與收穫,獻給所有溫柔而堅毅的靈魂。
——Sarah Addison Allen, 紐約時報《Peach Keeper》暢銷作者
無法抗拒!集所有女性小說該有的元素,睿智、幽默、敘事流暢,一讀就上癮宛若人工翻書器。
——Susan Elizabeth Phillips, 紐約時報《The Great Escape》暢銷作者

史皮曼的首部魅力。
——Kirkus Reviews美國指標書評期刊




作者的完整台灣版序

《生命清單》的靈感來源        作者:羅莉‧奈爾森‧史皮曼

親愛的台灣讀者,

寫信給「親愛的讀者」,有點超現實的感覺。我一直夢想能成為作家,多年之後,這個美夢終於成真。我出了一本書……也有了讀者!這本書的譯本超過二十五種語言,其中包括繁體中文,這份經驗尤其讓我感到謙卑。

就跟任何作家一樣,常有人問我,這本小說是怎麼發想出來的。我的答案唾手可得:《生命清單》的種子是在一只雪松舊箱子裡發現的。

多年來頭一次打開迷你嫁妝箱(我高中的畢業禮物),雪松的香氣迎面撲來,裡面有我第一本存摺、祖母的玫瑰念珠、幾枚銀幣,還有撕下來的筆記本紙,折成了整齊的小方塊。

我滿心好奇,將泛黃的紙張攤開。紙張頂端以華麗的草寫字體,用鉛筆橫寫著「羅莉的清單」。原來是我拋諸腦後的生命清單。

我當時還算聰明,標出月份跟日期──三月十三日,卻又傻到省略了年份。也許我當時就不打算保留下來。或許我當時並不明白,記憶消逝得有多快;不曉得多年之後,我幾乎不記得那一天,那個女孩兒曾經坐在藍色碎花床單上思索自己的未來。可是,從那些目標的內容以及達成與否的結果來看,我當時應該介於十二到十四歲之間。

那張發皺的紙張揭露了二十七件事,我當時的青春年少之心,想像那些事就足以建構出美好的人生。我還在那份清單旁邊加了「為人處事的法則 」的補充資訊,包括「不要論斷別人。歡笑吧。對每個人說『嗨』。」這類的珠璣話語。



我很想說,我所有的目標都是利他無私、深思熟慮的。事實上,有不少目標都任性瑣碎到教人難為情。「有很多衣服」就列在我的生命清單裡,真的!「當啦啦隊長」是另一項崇高的目標(我當時真以為甩動彩球就能改變人生嗎?)啊,不過我的清單上的確有「幫助別人」這一項。「把我的身體獻給科學」這項說來還滿體貼的,對吧?先別管我還加了「也許」來修飾。

對我而言,人際關係至關緊要。我少女時期身材削瘦,牙齒太大、胸部太小,幾乎只有被異性當空氣的份。所以想當然,「受歡迎、有男友」是我清單上的首要項目,後面才是更長期的目標──「美好的婚姻」、「生寶寶」、「感情緊密的家庭」。

即使還是少女,我就熱愛寫作跟講故事,可是我的清單上並沒有「成為作家」這一項。在我成長於中產階級城鎮與鄰里裡,不曾遇過任何一位作家。作家一般都住紐約市,或是俯瞰太平洋的玻璃屋裡。我當時希望成為老師,這種職業感覺比較平易近人,即使不算光鮮亮麗,至少平穩舒適。

三十年後,我站著閱讀那份清單;讓我高興的是,不少目標我真的都完成了。我進入了啦啦隊(讓人鬆了口氣吧?),也交過好些男友,雖然他們出現得比那個少女希望的還晚多了,感謝老天。我順利完成大學學業,學會滑雪,也到歐洲遊歷過。我成為老師,一個我深愛的職業。我有個美好的婚姻,甚至養了隻貓。但我不住湖邊,房子也不是自己設計的。既沒生兩個孩子,沒養馬或狗。

我讀這份清單的時候想到,如果那顆青春之心所渴望的每項目標都實現了,我的人生會有多麼不同。不久,我的心思馳騁起來,一個故事逐漸成形。要是有人被迫完成自己的人生清單──一份他們以為早已過時的清單,會發生什麼事?

幾天之內,我的故事漸漸開展。我最初的構想是,有個母親臨終前想出謎語,想用隱密的線索,引導女兒發掘真正的自我。可是那樣感覺很傻,何必用謎語?她母親為什麼不能直接告訴女兒,她希望女兒完成什麼事情?很重要的是,不能讓那個母親顯得過於嚴厲或是有控制欲。那個母親的意圖必須出自一顆慈愛的心,唯有如此,這個故事才說得過去。我也知道這個故事的風險在於很容易捉摸。我想像讀者翻著白眼,確定布芮特最後會嫁給真命天子、生個寶寶、養隻狗跟一匹馬。她的夢想不能輕輕鬆鬆就達成,也不能用讀者可能料得到的傳統方式。我希望有些目標能以迂迴或偶然的方式,自然導向其他目標。不久,《另一片天》的頁數逐漸增長,成為後來重新命名為《生命清單》的書稿。

就是這樣沒錯:《生命清單》的核心就是我過往的生命清單──羅莉的清單。雖然有些目標沒完成,但我相信那份清單讓我受惠良多。的確,我不會揮手目送孩子離家上大學,可是我可以看著自己的小說,啟程前往世上我只在紙上讀過卻從未到訪的地方,像是台灣!我的書會引介給各式各樣的人,期盼能為大家帶來娛樂,或許還能激發討論。也許,只是也許,我的故事能夠啟發其他住在小鎮的少女,激勵她立定自己的目標、擁有專屬自己的抱負。不管她的野心或謙卑或宏大、有點傻氣或久經深思,都無所謂。重要的是,她擁有夢想。

我自己的夢想依然在持續當中。我的第二本小說《甜美的寬恕》(暫譯)今年六月即將在美國上市。我正忙著寫第三本書。我想要相信,那個多年前寫下生命清單的少女,會對著持續耕耘她夢想──也許甚至是超越她夢想──的成年女人粲然一笑。

我親愛的讀者,我對你生命清單上的每個項目獻上祝福。非常感謝你成為我旅程的一部分。


關於「嫁妝箱」(hope chest
範例之一

這裡有其他圖片可參考




小說摘文

「搞什麼鬼啊?」我高聲問道。瞬間,我意識到自己失去了該死的奧斯卡獎,我這種毫不雍容大方的反應,嚇到了自己。事實上,我毫不害臊地表達了自己的火大。

米達透過玳瑁鏡框瞅著我。「抱歉?要我再說一遍嗎?」

「呃-對。」我支支吾吾,視線輪流掃過家庭成員,希望能看到對方表示支持。傑露出同情的表情,但裘德看都不肯看我,在自己的記事本上塗鴉,下顎抽搐得很厲害。至於凱瑟琳,唔,她真的很適合當演員,因為她臉上那種驚愕的表情可信度百分百。

米達先生朝我湊得更近,從容不迫地說話,彷彿我是他病殘的老祖母。「你母親手上的波林格化妝品公司股份,會轉到妳嫂嫂凱瑟琳手上。」他把那份正式文件遞過來讓我看。「你們每個人都會得到一份副本,可是妳現在可以先讀我的這份。」

我拉長了臉,揮手趕他,拚命想理順自己的呼吸。「不用,謝謝,」我勉強說,「請繼續,抱歉。」我彎身窩進椅子裡,咬緊嘴唇免得發抖,一定有什麼地方搞錯了。我……我明明工作得那麼賣力,我一直想讓她為我驕傲。難道凱瑟琳擺了我一道?不,她永遠都不會那麼殘忍。

「這部分的程序差不多結束了,」他告訴我們,「我的確有事要私下跟布芮特討論。」他看著我。「妳現在有空嗎?還是要改天再約?」

我彷彿在一團霧裡迷了路,掙扎要找路出去。「今天沒問題。」有人用聽起來跟我很像的聲音說。

「好吧,」他掃視圍坐桌邊的人臉,「散會之前還有問題嗎?」

「沒問題。」裘德說,從椅子起身找門,像個急著想逃獄的囚犯。

凱瑟琳檢查手機看看有無訊息,傑則是滿懷感激地衝到米達身邊。他瞥了我一眼,但匆匆撇開視線。我哥肯定很窘,我覺得很不舒服。唯一我還覺得熟悉的是雪莉,她不受管束的棕色鬈髮配上柔軟的灰眸。雪莉張開手臂,把我拉進她懷裡,連她也不知道該跟我說什麼。

哥哥嫂嫂輪流跟米達先生握手的同時,我默默坐在椅子裡,像個課後被迫留下的調皮學生。他們一離開,米達就把門關起來。門一關上,房間如此安靜,我都聽得到血液快速流過太陽穴的呼咻聲。他回到桌首的座位,這樣我倆恰好形成直角。他的臉曬成古銅色,膚質平滑,柔和的棕眼跟有稜有角的五官不大搭軋。


「妳還好嗎?」他問我,彷彿真想知道答案似的。我們一定是算鐘點付他費用的。

「還好。」我告訴他。一窮二白、沒了母親、受到屈辱,可是還好。沒事。

「妳母親生前就擔心今天對妳來說會特別難熬。」

「真的嗎?」我苦澀地輕笑一聲並說,「她覺得把我排除在遺囑之外,可能會讓我難過?」

他輕拍我的手。「也不能這麼說啦。」

「我是她唯一的女兒,卻什麼都拿不到,什麼都沒有,連一件留念用的家具也沒有,我是她的女兒耶,可惡。」

我使勁把手從他那裡抽走,埋進自己的懷裡。我的視線往下遊走,先落在我的那只祖母綠戒指上,接著往上遊移到勞力士手錶,最後停在卡地亞三色金手環上。我抬起頭,看到一抹狀似嫌惡的神情,讓米達先生可愛的臉龐黯淡下來。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認為我很自私、被寵壞了。你認為這跟金錢或是權力有關。」我的喉嚨一緊。「重點是,昨天我一心想要的只有她的床鋪,就這樣而已。我只是想要她的老古董……」我搓著喉嚨的那個結。「床鋪……這樣我就可以蜷起身子,感覺她……」

我竟然哭出來,真嚇人。抽噎一開始很克制,後來變成激烈放肆的醜哭。米達衝到辦公桌找面紙。他遞給我一張,輕拍我的背,我則拚命要冷靜下來。「抱歉,」我啞著嗓子說,「這一切……對我來說都很難熬。」

「我瞭解。」掠過他臉龐的那道陰影,讓我覺得他也許真的能夠瞭解。

我用面紙輕揩眼睛。深吸一口氣。現在再吸一口。「好了,」我說,在平靜的邊緣搖搖晃晃,「你說你有事要討論。」

他從皮製公事包裡抽出第二份馬尼拉檔案夾,放在我眼前的桌上。「伊莉莎白對妳有不同的打算。」

他打開檔案夾,遞給我一張泛黃的筆記本紙。我瞪著它看。馬賽克般的折痕告訴我,它曾經被緊緊揉成了小球。「這是什麼?」

「願望清單,」他告訴我,「妳的願望清單。」

我花了幾秒鐘才認出這確實是我的筆跡。我十四歲的花俏字跡。看來我是寫了一張願望清單沒錯,雖然早已不復記憶。在某些目標旁邊,我看到母親的手寫評語。

我面帶笑容,把清單推回去給他。「是很可愛沒錯,這東西是你從哪裡弄來的?」

「伊莉莎白,多年以來她都留在身邊。」

我把頭一偏。「那又……怎樣?難道她要留我的舊願望清單給我當遺產?是這樣嗎?」


米達先生毫無笑容。「唔,算是吧。」

「到底怎麼回事?」

他把椅子滑得更靠近我一點。「好吧,情況是這樣的。伊莉莎白好多年前把這張清單從垃圾桶裡撈出來。這麼多年下來,每次只要妳完成一項目標,她就會把它劃掉。」他指著學法文。「看到了吧?」

母親用條線劃穿了那項目標,在旁邊寫了Très Bien!。

「可是清單上有十個目標還沒完成。」

「哎唷,這些目標跟我目前的目標完全不同。」

他搖搖頭。「妳母親認為,即使到了今天,這些目標還是有效力的。」

我拉長了臉,想到她對我的認識還不夠深,心裡便湧起一陣刺痛。「唔,她弄錯了。」

「她希望妳完成這份清單。」

我下巴一掉。「你一定是在開玩笑。」我對著他甩動那張清單。「這是我二十年前寫的耶!我是很想實現母親的心願,可是把這些事情當成目標就是不可能!」

他像交通警察般地伸出雙手。「哎,我只是傳聲筒。」

我深吸一口氣並點點頭。「抱歉。」我往後沉入椅子,搓搓額頭。「她到底在想什麼啊?」

米達先生翻動檔案,拿出一只淡粉紅信封。我馬上認出來了。那是她最愛的Crane牌文具用品。「伊莉莎白寫了封信給妳,要我大聲朗讀給妳聽。不要問我為什麼不乾脆把信給妳。是她堅持要我大聲朗讀的。」他給我一抹自作聰明的笑容。「妳識字吧?」

我忍住不笑。「欸,我完全搞不懂母親到底在想什麼。在今天之前,如果她要你大聲朗讀給我聽,我會說那一定有理由。可是到了今天,以前的規則全都不適用了。」

「我猜現在的狀況跟過去一樣,她有她的理由。」

聽到撕開信封的聲音,我的心跳跟著加快。我硬逼自己往後貼著椅子坐,在腿上交疊雙手。

米達把眼鏡架在鼻子上,清清喉嚨。

「『親愛的布芮特,

一開始,我要先說,我為妳過去四個月必須承受的一切,感到萬分遺憾。妳是我的支柱、我的靈魂,我要謝謝妳。我還不想離開妳。我們本來還有那麼多生活要過、那麼多愛要分享,不是嗎?可是妳很堅強,妳可以承受,甚至會越來越茁壯,雖然妳現在不會相信我的話。我知道妳今天很悲傷,就讓妳稍微沉浸在悲傷裡一下。


我真希望我也在場,幫妳度過這段哀傷的時光。我想把妳抓進我的懷裡,緊緊摟住,直到妳喘不過氣,就像妳小時候那樣。也許我會帶妳去吃頓中飯,我們會在德雷克飯店找張舒適的桌子,我會花整個下午傾聽妳的恐懼跟憂傷,一面撫搓妳的手臂,讓妳知道我對妳的痛苦感同身受。』」

米達的聲音帶點感情,他朝我看來。「妳還好嗎?」

我點點頭,說不出話。他抓住我的手臂掐了掐之後才繼續唸。

「『妳哥哥今天得到了他們的那份遺產,妳卻沒有,妳一定非常困惑。公司最高的職位給了凱瑟琳,我只能想像妳會有多生氣。相信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我做的一切都是以妳的最大利益為考量。』」

米達對我微笑。「妳母親很愛妳。」

「我知道。」我低聲說,用手摀住顫抖的下巴。

「『將近二十年前的某一天,我正要倒空妳那個飛越比佛利圖案的垃圾桶時,發現了這團揉皺的紙張。想當然,我這麼愛管閒事的人不會放過它。妳可以想像,當我把紙團攤開,發現妳寫了願望清單時,我有多麼開心。我不確定妳為什麼把它扔掉,因為我覺得這份清單還蠻不錯的。那天晚上我就跟妳問起這張清單的事,妳記得嗎?』」

「不記得。」我大聲說道。

「『妳跟我說,笨蛋才會有夢想。妳說妳不相信夢想。我認為這件事跟妳的父親有關。他原本應該在那天下午來帶妳出門逛逛,可是他爽約沒來。』」

痛苦揪住我的心一扭,把它慘兮兮地糾成了羞愧跟怒氣的結。我咬住下唇,緊閉雙眼。父親放了我多少次鴿子?我都數不清了。在最初十幾次過後,我早該學到教訓的,可是我太容易上當,竟然相信查爾斯‧波林格;以為就像神秘的耶誕老人那樣,只要我全心相信,父親就一定會出現。

「『妳的人生目標深深打動了我。有些很滑稽,比方說第七項。其他相當嚴肅而且慈悲為懷,比方說第十二項:幫助窮人。妳向來很樂於付出,布芮特,是妳敏感又體貼。現在看到妳有那麼多人生目標還沒達成,我覺得很心痛。』」

「母親,我不想要這些目標,我已經變了。」

「『妳當然已經變了。』」米達讀道。

我一把搶走他手中的信。「她真的那樣說嗎?」

他指著那行字。「這邊。」

我手臂汗毛直豎。「好怪,繼續吧。」

「『妳當然已經變了,可是親愛的,我怕妳已經捨棄了自己真正的抱負。到了今天,妳還有任何目標嗎?』」


「當然有,」我邊說邊絞盡腦汁想要提出一項,「今天之前,我本來希望能經營波林格化妝品公司的。」

「『那個事業從來就不適合妳。』」

米達先生趕在我伸手去抓信紙以前,就指出了那行字。

「噢,我的天啊,感覺就像她在聽我講話。」

「也許這就是她希望我大聲唸出來的原因,這樣妳們可以有點對話。」

我用面紙擦拭雙眼。「她向來都有第六感,不管我有什麼困擾,不用開口跟她說,她就會主動提起。當我試著說服她說不是這樣,她就會看著我說,『布芮特,妳忘了,妳可是我生的,騙不了我的。』」

「真好,」他說,「那種連結是珍貴無價的。」

我又看到了,他的眼睛閃過一抹痛苦的神色。「你失去父親或母親了嗎?」

「都還健在,住香檳區。」

可是他並沒提到他們身體是否健康。我沒繼續追問。

「『我很後悔讓妳在波林格化妝品公司工作這麼多年──』」

「母親!多謝喔!」

「『妳心思太過敏感,不適合那種環境。妳是天生的老師。』」

「老師?可是我最討厭教書了!」

「『妳從來就沒給這件事一個公平的機會。妳那年在牧草溪谷有個糟糕的經驗,記得嗎?』」

我搖搖頭。「噢,我記得,是我這輩子最漫長的一年。」

「『妳哭著來找我,喪氣又焦慮,於是我歡迎妳加入這個企業,在行銷部門替妳找到職位。只要能把妳美麗臉龐的痛苦跟擔憂抹去,我什麼都願意做。這些年來,我頂多只是堅持妳要保住自己的教師證書,任由妳拋棄自己真正的夢想。我讓妳待在這個高薪的舒適工作裡,而這份工作既挑戰不了也刺激不了妳。』」

「我喜歡我的工作。」我說。

「『害怕改變會讓我們停滯不前。說到這裡就要回到妳的願望清單了。布萊德繼續唸下去的時候,請妳看看自己的目標。』」

他把清單挪到我倆面前,這次我看得比較仔細。。

「『原本有二十項目標,我在旁邊標出星號的剩下十項,是我希望妳繼續追求的。我們從第一項開始:生個孩子,也許生兩個。』」

我哀嚎。「太扯了!」


「『如果妳的人生當中沒有孩子──至少一個──妳的心會蒙上陰影。雖然我知道很多膝下無子的女性都很快樂,可是我相信妳跟她們是不同掛的。妳以前就很愛嬰兒洋娃娃、等不及快快長到十二歲好當保母。妳以前還會把那隻叫托比的貓咪,用嬰兒毛毯裹住要抱牠。結果貓咪扭著身子掙脫、從搖椅上跳走,就把妳弄哭了。記得嗎?親愛的?』」

我的笑聲跟啜泣糾纏在一起。米達先生又遞了張面紙給我。

「我是很愛小孩沒錯,可是……」我沒辦法把那個想法說完,因為那樣我就得怪安德魯,那樣會很不公平。不知為何,淚水就是流個不停,似乎擋也擋不住。米達等著,最後我指指信紙,揮手要他唸下去。

「妳確定?」他問,手搭在我的背上。

我點點頭,用面紙壓住鼻子。

他一臉懷疑,但還是繼續下去。

「『我們跳過第二項吧。我希望妳當初真的親了尼克‧倪可。我希望妳覺得很愉快。』」

我漾起笑容。「是很愉快沒錯。」

米達對我眨眨眼,我們一起看著我的清單。

「『我們來看第六項好了,』」他讀道,「『養條狗。我覺得這個點子棒極了!去找妳的小狗吧,布芮特!』」

「狗?妳怎麼會認為我想要狗?我連魚都沒時間養,更不要說狗了。」我看著布萊德。「要是我沒完成這些目標,會發生什麼事?」

他抽出一疊粉紅信封,全用條緞帶綁住。「按照妳母親的規定,只要完成一項人生目標,就回來找我拿一個信封。十項都完成之後,就會得到這個。」他遞出一份寫著完滿結束的信封。 


「完滿結束的信封裡放了什麼?」

「妳要繼承的遺產。」

「想也知道,」我邊說邊揉太陽穴,正眼望著他的臉,「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他聳聳肩膀。「我想那表示妳的人生會有些重大的修正。」

「修正?就我所知,我的人生才剛被撕成碎碎片片!而且我還必須按照某個──某個小鬼的心願,把它整個拼湊回來?」

「欸,如果今天狀況太多,妳吃不消,我們可以安排改日再見。」

我勉強起身。「是吃不消沒錯。我今天早上來這裡,以為自己就要頂著波林格化妝品公司總裁的頭銜走出去。我原本準備讓母親以我為榮,想把這份事業帶往新高點。」我的喉嚨緊縮,勉強嚥嚥口水。「結果我卻必須去弄匹馬來?我真不敢相信!」我眨眼強忍淚水。
「抱歉,米達先生,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可是我現在就是無力應付。我會再跟你聯絡。」

我快走出門的時候,米達先生手裡揮著清單衝過來。「這個妳留著,」他說,「萬一妳改變主意就用得上了。」他把清單塞進我的手裡。「時鐘滴答走不停喔。」

我把頭一偏。「什麼時鐘?」

他靦腆地低頭看看自己的Cole Haan牌鞋子。「這個月底以前至少要完成一項目標。從今天算起的一年之內──也就是明年九月十三日以前──整份清單都要完成。」


書影




【博客來獨家插畫版書封】



此書封以鳥的意象表徵女主角的從容氣質,在如霧似幻的人生迷林中尋找心方向,唯有透過實現願望,穿越重重枝葉挑戰後,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廣闊天空。以燙金方式呈現的綿密細雨構圖象徵人生各式挑戰,隨想法、心態不同,猶如觀書的角度不同,每每看都會發現不同的生命色澤與體悟。暖色調書封色系則呼應書中女主角一向的樂觀堅毅,也隱喻寒冬後必會春暖花開的人生處境,如鳥兒迎著和徐微風,享受真正的快樂恣意。




【讀者感動推薦 】

  「這是一本讓人與過去和解的小說,也是一本鼓舞人心的小說……別老是待在舒適生活圈裡,每天做一件讓自己害怕的事,克服自己的恐懼。」─小龍喵

  「一眼就喜歡上了,在不知不覺中,我竟然看完了這本書,帶著滿足的微笑,我闔上書本。」─夏天

  「或許你無法當下就能改變自己的人生些什麼,至少,你會記得有一本書這樣的感動過你,然後,會想要讓自己的生活有所改變,而在心底埋下一顆希望的種子。」─Enzozach

  「隨布芮特的腳步,釐清自己以為想要的跟真正想要的,流暢的書寫讓人非常容易進入其中,人物的形象鮮明有趣,劇情安排也很絕妙,每個人都會為布芮特的生命增添不同的光彩……不試難道就比試了更不後悔?一次也好,偶爾貪心一點,學習布芮特的勇氣,實踐自己的生命清單。」─STYLE

  「讀這本書時我在不少情節裡感到心有戚戚焉,因為我近來正處於一個轉折點,滿多事待釐清更需要劍及履及動手執行。讀這本書像是命運在給我打PASS耶!」─莫赤匪狐

  「看著布芮特不斷的猜測誰是她的真命天子,或者將就著接受一份感情,過程中的尋尋覓覓、不期而遇、擦身而過,令人不禁懷疑到底作者是否會讓布芮特找到她的Mr. Right。」 ─Jamie Liao

  「生命清單這樣的題材在電影與書本中很常看到,但大多數是自己列的清單,內容不外是社會性的,比如說爭取到某種等級的職位或是收入,或是冒險性的,比如說去做一些很與眾不同的體驗,但這本書做了很不一樣的嘗試,由一位了解你且深愛著你的人為你擬這清單,妙的是在完成每一個任務時,律師會宣讀一封她母親留下來的信。」─格格藍

  「母親留下的十封信,在在命中布芮特的弱點,也不斷地支持著她往夢想走下去。是一本笑中帶淚的故事。」─March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