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力推薦小說《再見媽咪再見幸福》(悅知出版)

溫馨小說

得獎小說

Sunday, 4 June 2017

2017年6月暖心小說《金色幸運符》

作者: 菲卓.派崔克(Phaedra Patrick
企畫主編:蕭書瑜
出版社:悅知文化
出版日期:2017/06

意外發現的黃金墜飾手鍊,
串起一段關於悼念摯愛與重啟人生的旅程。



  『是那些曾經有過的故事,豐富了我們的生命。』

  ★授權德國、法國、挪威、日本、韓國等21國版權
  ★goodreads網站1.2萬人4顆星評價,2000條評語
  ★英國Lovereading.co.uk 2016年最佳小說
  ★Red magazine四月最佳小說
  ★Kobo’s當月最佳小說
  ★Indie Next List當月最佳小說



內容簡介

  一段從過去出發到未來的旅程。

  始終走不出喪妻之痛的亞瑟,因為不想面對鄰居的憐憫眼神,連家門也不踏出一步。

  直到妻子逝世一年後的忌日,決定從整理她的遺物開始,逐步重拾生活步調,卻在衣櫃裡發現一條他從未見過的黃金墜飾手鍊,上面鑲著八個精緻的幸運符(Lucky Charm),分別是:大象、花朵、書本、調色盤、老虎、頂針、心及戒指。

  然而妻子向來個性務實,為何會瞞著他收藏如此華麗的飾品?
  為了查出真相,亞瑟走出家門,根據每個墜飾的線索一一探尋,竟發現了妻子不為人知的過去......

  所有的發現都讓他感到無比困惑,為何曾經有著活力四射、多采多姿生活的妻子,竟會選擇與一個無趣的鎖匠共度一生?
  原本是一趟為了尋找妻子秘密過往而踏上的冒險,也因為一路上遇到的人們,讓亞瑟開始思索生命裡的憂傷與美好,繁華與淡麗。

  他有可能不再是那個始終靜默、躲著人群、無法對子女表達愛意的父親,並且從缺席的回憶裡重構未來嗎?



媒體好評

每日郵報[Daily Mail]:
「這是一個圍繞著許多幸運符的溫馨故事,讓我好想為主角亞瑟打打氣。」

圖書館雜誌[Library Journal]:
「這是一部精彩的首部作品,溫馨、有趣而且令人驚奇。除了運用時下的流行元素外,還有如同發生在你我周遭的生活故事。」

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
「派崔克的首部作品提供許多美妙卻又悲傷的情節,這是個甜蜜的故事。」

哈潑時尚雜誌[Harper’s Bazaar]:
「迷人又令人無法忘懷的故事情節。」

太陽報[The Sun]:
「從書名到內容都十分令人著迷,這本書是心靈的良藥。」

科克斯書評[Kirkus]:
「這個故事就像是在一個冷冽的午後,提供你一杯熱茶般的溫暖人心。」

書單[Booklist]:「派崔克的首部小說描述了一個關於婚姻當中的悲傷和甜蜜記憶。讀者可以發現,老實的大叔亞瑟可愛的一面。」

讀者好評

我已經很久沒有讀過如此令人愉快的溫情小說了,這本書讓我很難將它放下,甚至讓我有點愛上了亞瑟派普這位大叔。這是一個關於年過半百之後的中年大叔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決定如何過他的人生下半場。──Susan

我喜歡這本充滿冒險、智慧、有趣,又溫馨的小說。讓人意想不到的故事情節,讓生活更加豐富有趣。這是個有品味的故事,時而幽默,時而又會被悲傷所觸動。而書中對記憶的描述也令人動容,就像是真相的陰影般存在。──Pamela

這將是我在2016年最喜歡的小說之一。
我喜歡故事當中對於失去摯愛的悲傷,以及美好的友誼。這是個迷人、有趣和溫暖的故事,我想我愛上了亞瑟派普了。──Robin

我很高興我閱讀到了這本書。這是一個關於悲傷和希望的故事,在失去摯愛後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生活的旅程。值得一讀再讀的一本書。讓我們這麼做來迎接2017年。──Steph

這個故事非常純真、迷人、勵志、幽默,卻也令人心碎。亞瑟派普就同我的未來縮影。我的意思是說,當有人按門鈴時,我也曾像雕像一樣站著假裝我不在家。他讓我想再次旅行,去見識一下新奇的事物。我喜歡亞瑟的轉變,因為他走出了舒適區,無畏懼地勇往直前。這是個好故事,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推薦大家閱讀。亞瑟讓我想成為一個更好的男人。──M


作者簡介

菲卓‧派崔克 Phaedra Patrick


是彩繪玻璃藝術家、影展策劃人以及通訊管理師。現與丈夫、兒子住在英國薩德爾沃思,《金色幸運符》是她的首部小說。



作者短訪



小說摘文

1 衣櫥裡的意外

亞瑟按照妻子米莉安在世的慣例,每天準時七點半下床。淋浴後,就穿上前晚預備的灰長褲、淡藍襯衫跟芥末黃無袖背心。接著,刮好鬍子下樓去。

八點整,他做早餐,通常是一片吐司抹人造奶油,然後坐在松木長桌旁;這張桌子可以容納六個人,現在卻只有一人獨坐。到了八點半,他會沖洗鍋子,先用掌心拂過廚房流理台,再用兩張有檸檬味的濕紙巾擦過。然後他的一天就開始了。

換作平常,遇上晴朗的五月早晨,一見太陽現身,他可能會滿心歡喜,就會花點時間在花園裡除草翻土。陽光會烘暖他的背、親吻他的頭皮,直到頭皮泛紅刺癢。這也提醒他,他還活著──依然苦撐度日。

但今天不同,今天是五月十五日。是他害怕了好幾個星期的忌日。只要經過「令人驚豔的史嘉布洛鎮」月曆,上頭那個日期就會攫住他的目光。他會瞪著它半晌,然後趕緊找件小事忙,以便轉移注意力。他會替蕨類弗德麗佳澆水,或是打開廚房窗戶大吼「滾」,免得隔壁貓咪把他的庭院石景當作廁所。
他的妻子死一週年了。

大家都喜歡用逝世這個詞,彷彿講死就像在罵髒話。亞瑟痛恨逝世這種字眼,聽起來很溫和,有如運河上的船穿過起伏的水,或是泡泡在無雲的空中飄揚。可是,她的死並不像那樣。


過了四十多年的婚姻生活,現在家裡只剩他一人,三間臥房加上套房淋浴間,後者是成年的兒女露西跟丹建議夫婦倆用退休金加建的。改裝的廚房以真正的櫸木做成,爐灶上的控制台好似美國太空總署的設備,亞瑟從沒用過,免得整棟房子像火箭那樣噴射出去。

他好想念曾經迴盪在屋裡的笑聲,渴望再次聽見腳步咚咚踩在樓梯上,甚至是砰砰甩門的聲響。他想在樓梯平台上找到隨手亂丟的一疊衣物,在玄關誤踩沾滿泥濘的雨鞋而絆跤。孩子以前都把雨鞋叫做水鞋。房子只剩他一個人的這片寧靜,比起昔日他常抱怨的家庭噪音,還要震耳欲聾。

亞瑟清完流理台,正要走到前廳,響亮的噪音忽地刺穿他的頭顱。他本能地把腦袋抵住牆,手指攤開並平貼在木蘭屑牆上。汗水刺痛他的腋下。透過前門的雛菊圖樣玻璃,可以看到那裡聳立著一個龐大的紫色形體。他是困在自家玄關上的囚犯。

門鈴聲再次大作。竟然有人可以把門鈴弄得這麼響,就像火災警鈴似的,還真不可思議。他聳起肩膀保護耳朵,心跳飛快。再忍個幾秒鐘,她覺得厭煩就會離開了。不過這時,他門上的信箱開了。

「亞瑟‧派普,開門,我知道你在裡面。」

他鄰居柏娜黛特跑來這裡,是這星期的第三次了。過去幾個月以來,她一直試著拿豬肉派或是自製的洋蔥絞肉來餵他。有時候他會屈服,把門打開,大多時候則是置之不理。

上星期,他在玄關上發現臘腸捲,從紙袋裡探出來,恍如驚恐的小動物。他花了好久時間,才把粗麻布迎賓地墊上的酥餅碎屑清乾淨。


他必須保持鎮定。要是他現在動了,她就會知道他在躲她,那樣,他就得想個藉口──說他正忙著把垃圾拿出去,或是在花園裡澆天竺葵。可是他累到沒辦法編故事了,尤其在今天這種日子裡。

「我知道你在裡面,亞瑟。你不用自己硬撐,你有朋友關心你。」信箱鏗鐺搖晃。一張淡紫色小傳單飄到地板上,上頭印著「遺屬伙伴」的標題,正面有朵畫得很醜的百合。

雖然他超過一個星期沒跟人講過話,雖然他冰箱裡只剩一小塊巧達起司跟一瓶過期的牛奶,他也是有尊嚴的。他不要成為柏娜黛特‧派特森的「沒救案例」。
「亞瑟。」

他緊緊閉上眼睛,假裝自己是豪宅花園裡的雕像。他跟米莉安以前很喜歡參觀國家信託基金會的地產,不過,都是趁週間沒人潮的時候。他真希望他們兩人現在就在那裡,雙腳嘎吱踩在碎礫步道上,對著玫瑰花叢間飛舞的紋白粉蝶連連驚嘆,滿心期待到茶室裡享受一大塊維多利亞海綿蛋糕。

一想到妻子,他喉頭就有種堵住的感覺,但他依然維持不動,巴望自己真的可以變成石頭,這樣就不會再心痛。

信箱終於關了起來。那個紫色形體離開了。亞瑟先放鬆手指,再放鬆手肘。他扭了扭肩膀,緩解之前的緊繃。

他不大相信柏娜黛特已經不在花園柵門流連,小心翼翼地打開前門,眼睛貼在門縫上,往外東張西望。花園對面,永遠在除草的泰瑞正要把除草機從工具棚抬出來。泰瑞頂著一頭雷鬼髮辮,用紅頭巾綁住。隔壁兩個紅頭髮的小鬼,正赤著腳在街上來回奔跑。亞瑟的米克拉車閒置不用,擋風玻璃都被鴿子屎洗了。亞瑟開始平靜下來,一切回歸正常,循例做事是好的。

他讀完傳單之後,就細心地跟其他那些放在一起,這些傳單都是柏娜黛特給他的──「真正的朋友」、「山渣果居民協會」、「穴居男人」、「北約克夏摩爾斯鐵道的柴油引擎慶祝日」,然後強迫自己去泡杯茶。


柏娜黛特破壞了他的早晨,讓他頓失平衡。驚慌失措之下,茶包泡在壺裡的時間太短。他嗅了嗅冰箱拿出來的牛奶,聞到怪味時臉一歪,索性把餿掉的牛奶倒進排水孔。茶只能喝黑的了,味道就像鐵屑。他深深嘆口氣。

今天他不打算拖廚房地板或是用吸塵器使勁吸樓梯地氈(他往往用力到讓磨舊的地方變得更禿),也不打算替浴室水龍頭拋光,更不打算將毛巾摺成工整的四方形。

他伸出手,碰到稍早就放在廚房桌上的肥胖筒狀垃圾袋捲,他猶豫不決地拿起來。滿重的。恰恰適合應付接下來的任務。

為了讓事情容易一點,他再讀一遍貓咪慈善活動的傳單:「貓咪救星,捐贈物資的販售所得,將全數用來救援受虐成貓與小貓。」

他自己並不愛貓,尤其因為牠們毀掉他的土石造景。不過,雖然米莉安對貓過敏,她還是喜歡牠們。她留下這張傳單,壓在電話下,亞瑟就把這個當成徵兆,表示他應該把她的個人物品捐贈給這個慈善機構。

他刻意拖延眼前的任務,緩緩拾階而上,在第一個平台那裡頓住腳步。整理她的衣櫃,感覺就像要重新跟她再次道別。他就要把她從自己的生活裡清除掉了。

他眼中噙淚,望出窗外,看向後院。如果他踮起腳尖,就會看到約克大教堂的尖端,它的石指似乎撐起了天空。他住的地方就是山渣果村,位於城市外圍。櫻花已經開始從樹上飄落,迴旋的身影好似粉紅碎紙。花園三面都是高聳的木籬笆,很具隱私,高到無法讓鄰居探頭進來隨意閒聊。他跟米莉安喜歡彼此的陪伴,無論做什麼都在一起,他們就喜歡這樣,其他一概免了,多謝。

花園裡有四個堆高的花圃,是他用鐵道枕木搭成的,種了好幾排甜菜、胡蘿蔔、洋蔥跟馬鈴薯。今年他可能會嘗試種南瓜。米莉安以前都會用這些蔬菜做成美味的雜菜燉雞肉以及家常湯品。可是他自己不懂什麼廚藝。去年夏天收成的美麗紅洋蔥就擱在廚房流理台上沒動,放到表皮都跟他的皮膚一樣乾皺了,最後只好扔進回收桶。

他終於登上最後幾個階梯,喘著氣走到浴室外面。他以前可以追在露西跟丹後面,輕輕鬆鬆,一口氣從頂階衝到底階。可是現在,一切速度都放慢了。他的膝蓋嘎吱響,他確定自己正在乾縮當中。曾經烏黑的頭髮現在白如鴿子(不過還是濃密到很難服貼),圓鼻頭似乎隨著日子過去而越來越紅。很難想起他何時不再年輕,搖身變成了老人。

他回想幾個星期前最後一次跟女兒露西通話時,女兒講過的話:「你需要好好清理一下,爸,把媽的東西丟掉,你會好過一點,這樣你才能往前走。」丹偶爾會從澳洲打電話來,他現在跟妻子、兩個小孩住在那裡。丹講話就沒那麼圓融了:「丟掉東西就是了,別把房子變成博物館。」

往前走?媽的是要走去哪?他都六十九歲了,又不是可以去上大學,或是享受空檔年  。往前走。他嘆口氣,拖著腳步走進臥房。

他慢慢地拉開衣櫃的帶鏡雙門。

棕色、黑色跟灰色,迎面就是一排土色系的衣物。真有趣,他不記得米莉安打扮有這麼單調。他的腦海裡突然浮現她的身影。她還年輕,抓住丹的一臂一腿──揮甩著他,模仿飛機飛行。她穿著藍圓點露肩洋裝,兜著白絲巾。她仰頭笑著,邀請他一起來。可是這個景象來得快也去得快。他對她的最後記憶,色調就如同衣櫃裡的服裝:灰撲撲。她鋁色的頭髮形如泳帽。而她就像那些洋蔥不停乾萎下去。

當時她病了幾星期。先是胸腔感染,這是她每年必發的病症,她會服用抗生素,臥床養病兩週。可是這次的感染轉成了肺炎。醫生指示要多休息,而他妻子向來不隨便小題大作,乖乖遵照醫囑。

後來亞瑟發現她躺在床上,毫無生氣地張著眼。起初他以為她在看樹梢上的小鳥,他搖搖她的手臂,但她並未醒來。

她的衣櫥有一半都是羊毛衫,形狀不明地掛著,衣袖懸垂,彷彿被大猩猩穿過之後又掛回衣架上。還有米莉安的裙子:深藍、灰、淡棕,長度到小腿的一半。他聞得到她的香水味,是玫瑰加鈴蘭,讓他想把鼻子依偎在她的頸背。再一次就好,拜託,上帝。他常常希望這是一場惡夢,希望她人就在樓下填《婦女週刊》的字謎遊戲,或是寫信給他們在假期途中認識的朋友。


他讓自己坐在床上,沉溺於自憐裡幾分鐘,然後迅速攤平兩只袋子,將開口搖開。這件事非做不可:一袋給慈善機構,另一袋要丟掉。他抱出滿懷的衣物,裝進慈善袋裡。米莉安的拖鞋──磨薄了,腳尖有個洞──就扔進垃圾袋。他迅速又沉默地工作著,沒有停下來讓情緒從中作梗。工作到一半的時候,把一雙舊的灰色綁帶鞋放進慈善袋子裡,接著又放進一雙幾乎一模一樣的鞋子。他拉出一只大鞋盒,拿出一雙實用的鑲毛棕色麂皮靴。

他突然想起柏娜黛特講過的故事。她說她在跳蚤市場上買了雙靴子,卻發現裡面有張樂透彩券(沒中獎),於是他心血來潮地把手探進一隻靴子裡(空的),再伸進另一隻靴子。指尖竟然碰到堅硬的東西,他相當意外。他扭著手指抓住那個東西,拉了出來。

他發現手上有一只心型盒子,盒子表面是有紋路的緋紅皮革,用一只小小金掛鎖封住。這個顏色讓他有點忐忑不安,看起來昂貴、浮誇。也許是露西送的禮物?不,如果是,他肯定會記得。他自己永遠也不會買這樣的東西送妻子。妻子向來喜歡簡單或實用的物品,像是樸素的圓形飾釘銀耳環,或是漂亮的隔熱手套。他倆結婚那些年一直為錢掙扎不已,總是省吃儉用,以便應付不時之需。當他們終於砸下重金在廚房跟浴室上的裝修,她卻只享受到一小段時間。不,她自己是不可能買這種盒子的。

他端詳小小掛鎖的鎖孔,接著伸手到衣櫥底部摸摸找找,把米莉安剩下的鞋子推來推去,鞋子全混成一團,但就是遲遲找不到鑰匙。他拿起一把指甲剪,插進鎖孔裡搖晃,可是,那把鎖依然抗拒不從。這一來更加挑起了他的好奇心。他不願承認失敗,於是回到樓下。擔任鎖匠將近五十年,他竟然打不開一個該死的心型盒子。他從廚房底屜裡拿出兩公升裝的塑膠冰淇淋盒,他平常就拿來當工具盒,是他的特技之盒。

回到樓上,他坐在床上,拿出掛滿開鎖器的環圈,把最小的一把塞進鎖孔,稍微扭動一下。這一次傳來喀答響,盒子微微打開了誘人的幾公釐縫隙,好似準備低語道出秘密的嘴。他抽出掛鎖,掀開盒蓋。

盒子裡鋪了黑色壓紋天鵝絨,散發著墮落跟富裕的氣味。可是讓他真正屏息的,是裡面那條幸運手鍊。這條絢爛的金鍊有著厚重的圓環,以及心型的搭釦。又是心。

更奇特的是上面幸運符的組合,就像童書繪本裡的陽光,以手環為中心往外散射,總共有八個:大象、花朵、書本、調色盤、老虎、頂針、心跟戒指。
他從盒子裡取出手鍊。在手中挪動的時候,沉甸甸的,璫璫作響,看起來像古董,或經過歲月洗禮,而且雕工細緻。每個幸運符上的細節都很分明,但他怎麼努力回想,都想不起米莉安曾經戴過這條手鍊,或是給他看過任何一枚幸運符。也許她是買來送人的,不過,要送誰呢?看起來價格不斐。露西戴的手飾,淨是些流行的東西,有蜷曲的銀線跟玻璃碎塊加貝殼。


他一時考慮打電話給孩子,看看他們對這個藏在母親衣櫃裡的幸運手鍊知道些什麼。把這個當成聯絡的理由似乎合情合理。可是他要自己三思而後行,因為他們會忙得沒空搭理他。他曾經藉機打電話給露西,理由是想問她爐灶怎麼用,這已經是好一陣子以前的事了。至於丹,他上一次跟兒子聯絡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了。他無法相信丹現在四十歲、露西三十六。時間都跑哪去了?
他們現在擁有自己的人生。過去,米莉安是他們的太陽,他是他們的月亮,現在,丹跟露西是自己銀河系裡的遙遠星星。

反正這條手鍊不可能是丹送的,絕對不會。每年米莉安生日之前,亞瑟就會打電話提醒兒子。丹都會堅持自己沒忘,說他那天正要去郵箱寄點小東西。通常就是小東西沒錯:雪梨歌劇院形狀的冰箱磁鐵;孫子凱爾跟孫女瑪麗娜裝在厚紙板相框的照片;手臂交抱的小小無尾熊娃娃,米莉安把它夾在丹以前臥室的窗簾上。

如果米莉安曾經對兒子寄來的禮物覺得失望,也從未表現出來。「好可愛。」她會驚呼,彷彿那是這輩子收過最棒的禮物。亞瑟真希望她可以難得誠實一次,直說他們兒子可以再多費點功夫。可是話說回來,即使還小的時候,兒子向來就意識不到別人以及他人的感受。拆卸汽車引擎,渾身沾滿油,是丹最快樂的時刻,其他事情一概比不上。兒子在雪梨擁有三家汽車板金修理店,亞瑟為他感到驕傲,可是亞瑟希望兒子對汽化器投注多少心思,也能對人投注同等分量的心思。

露西比較貼心。她會寄謝卡過來,而且從來不會忘記生日。她小時候很安靜,靜到亞瑟跟米莉安都納悶她是不是有語言障礙。可是沒有,醫生解釋說她只是因為生性敏感,對事情的感受比別人更深刻。她喜歡大量思考,探索自己的情緒。亞瑟告訴自己,這就是她沒來參加母親葬禮的原因。丹的理由是他距離幾千英里之遙。可是雖然亞瑟都替兒女找好藉口,但孩子們無法想像,他們沒現身跟米莉安好好告別,這件事讓他痛徹心扉。這就是為什麼,當他偶爾跟兒女通電話的時候,總覺得親子之間隔了個大水壩。他不只失去妻子,也逐漸失去孩子。

他把手指擠成三角形,可是手鍊穿不過他的指關節。他最喜歡那隻大象。牠有揚起的長鼻跟小耳朵,是印度大象。牠的異國風情讓他不禁浮現諷刺笑容。他跟米莉安一直在討論要出國度假,可是最後總是到布里德靈頓,住同一家濱海的民宿。如果買紀念品,就會買可撕式的明信片集或是新的擦碗巾,不會買黃金幸運符這種東西。

大象背上有個頂著華蓋的轎子,裡面窩著一枚暗綠色刻面寶石,當他搓弄著寶石時,寶石跟著翻轉。是祖母綠嗎?不,當然不是了,一定只是玻璃或是仿寶石。他用手指拂過象鼻,感覺大象渾圓的臀部,最後手落在小小的尾巴上。在某些地方,金屬一片平滑,但其他地方摸起來卻凹凸不平。他看得越仔細,幸運符就越模糊。他需要老花眼鏡,卻總是找不到。他在家裡至少有五副存放在安全的地方。他拿起特技之盒,取出單片眼鏡,這種東西大概每年都會派上用場。他把鏡片卡進眼眶之後,細細看著大象。為了找到對的焦距,他先把腦袋湊過去,然後又移開,他看到凹進去的地方其實是細小的蝕刻字母跟數字。他讀了又讀。

Ayah. 0091 832 221 897

他的心跳開始加快。Ayah。這個字是什麼意思?還有那些數字又是什麼?是地圖座標,還是密碼?他從盒子裡拿出小鉛筆跟拍紙簿,記了下來。他的單片眼鏡落在床上。他昨晚才在電視上看過猜謎遊戲。髮型誇張的主持人問,從英國撥電話到印度,要撥什麼國碼──答案是0091。

亞瑟把蓋子套回冰淇淋盒,然後將幸運手鍊帶到樓下。他在樓下查牛津英文袖珍辭典,ayah的定義對他來說根本說不通──東南亞或印度的保姆或女傭。
他通常不會一時興起就打電話給人,他寧可完全不碰電話。打電話給丹跟露西只會帶來失望,即便如此,他還是拿起了話筒。

他坐在自己在廚房桌邊的老位置,小心地撥了那個號碼,只是想試試看。真是愚蠢,可是那隻奇特的小象讓他想知道更多。

等了好久時間,電話才響起撥號音,又等了更久才有人接聽。

「梅拉宅第,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客氣的女士有印度口音,聽起來很年輕。亞瑟抖著聲音講話。這不是太荒唐了嗎?「我打電話來想請教關於我太太的事,」他說,「她叫米莉安‧派普,唔,我們結婚以前,她叫米莉安‧肯斯特。我在一個大象幸運符上找到這個號碼,本來放在她的衣櫥裡,我正在清理……」他越說越小聲,納悶自己到底在幹嘛、到底在說什麼。

女士靜默了片刻。他很確定她就要掛掉電話,或是罵他惡作劇。可是接著她開口了:「是,我聽過米莉安‧肯斯特小姐的事。先生,我現在去找梅拉先生過來跟你談,他應該幫得上忙。」

亞瑟的下巴一掉。


各國的封面
 

幸運符手鍊範例





幸運符的範例



讀書會可討論的問題

Would you call The Curious Charms of Arthur Pepper an adventure tale? A romance? A mystery?

Arthur, at 69 years old, has led a pretty sheltered life. Do you think he is typical of many in his generation?

When someone rings his doorbell, Arthur often pretends not to be at home. ‘He screwed his eyes shut and pretended he was a statue in the garden of a stately home.’ (Chapter One). Why do you think he does this? Is it something you might do?

If you were in Arthur’s situation, bereaved after a long marriage, would you also devise strategies and routines to get you through the day?

Arthur’s daughter, Lucy, worries about him. ‘Lucy was more thoughtful. She sent thank-you cards and never, ever forgot a birthday.’ (Chapter One). Do you think that girls are expected to be more caring and thoughtful than boys? Is this a natural thing, or something that is passed on?

Arthur is a very decent man. Why has he grown estranged from his own children?

Bernadette looks after her ‘lost causes’ with home-cooked food? Why do you think she does this? Do you ever use food as a way of looking after yourself, or others?

What do you think teenager, Nathan Patterson, thinks of Arthur when his mother, Bernadette, strikes up a friendship with the pensioner and Arthur tags along on their trip to look at universities? Can inter-generational friendships work?

Arthur finds himself being entertained in the home of tiger-obsessed Lord and Lady Graystock. How does the Graystocks’ life contrast with Arthur and Miriam’s? Are there any similarities?

Arthur comes out of his comfort zone by travelling to London, Paris and India. When you have travelled to other countries, do you feel excited, or more apprehensive, about your travels? Were the places you travelled to as you expected, or were they very different?

Arthur encounters many people on his travels including tiger-crazy Lord Graystock, young homeless man Mike, Sylvie the French wedding boutique owner, Bernadette the busybody neighbour, caring daughter Lucy, illegal immigrant Sebastian, novelist Francois de Chauffant, and Indian doctor Mr Mehra. Which character did you feel most emotionally connected to, and why?

Young homeless man, Mike, tells Arthur, ‘Those charms might bring you luck.’ What is your own lucky charm, and what luck has it brought you?

Which is your favourite story behind the charms – heart, paint palette, ring, book, tiger, elephant, thimble and flower – and why?

Arthur learns more about technology through his conversation with Nathan (eg Nathan uses Facebook to find Sonny Yardley). Would Arthur have been able to trace each of the charms on Miriam’s bracelet without technology? Do you tend to shun or embrace technology?

The book tackles real life situations, but also asks the reader to accept life’s random circumstances. Have any strange coincidences happened to you?

Do you think most married couples keep secrets about their pasts from each other?

What would you say is, ultimately,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hat Arthur discovers about Miriam? About himself? About their life together?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