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獎小說

溫馨小說

Monday, 20 October 2014

2014年11月譯作《野林守護戰》


Wildwood
野林三部曲1︰野林守護戰》

作者:科林.麥洛依(Colin Meloy) 
繪者:卡森.艾利思(Carson Ellis)
責任編輯:何秉修
出版社:博識圖書
搶先試讀1
搶先試讀2
搶先試讀3
搶先試讀4
搶先試讀5


★《紐約時報》排行榜暢銷書
★ 美國獨立書商協會暢銷書
★ 美國兒童書商協會懷特朗讀獎
★ 美國兒童書商協會2011年最佳新銳童書
★《學校圖書館期刊》2011年最佳小說
★ 美國圖書館協會《書單》2011年十大最佳首作小說


普汝的小嬰兒弟弟被一群烏鴉綁架了。
烏鴉用爪子抓著小嬰兒,
飛呀飛到城市邊緣的茂密森林裡,
人們稱那地方是「無法通行的荒野」。

從來沒人進去過那裡──
或者應該說,去過的人都不曾回來通報那裡面的情況。

為了把小嬰兒弟弟救回來,非進去一趟不可。
普汝可以順利從「無法通行的荒野」救回自己的小嬰兒弟弟嗎?






書籍簡介

兩個勇敢的孩子,喚醒了森林的力量

《波特萊爾大遇險》雷蒙尼.史尼奇:「我一踏進去就不想出來了!」

《學校圖書館期刊》「最佳小說」、美國圖書館協會「十大最佳首作小說」、 
美國兒童書商協會「最佳新銳童書」、美國兒童書商協會「懷特朗讀獎」、 
《紐約時報》排行榜暢銷書、美國獨立書商協會暢銷書

親子教養作家 番紅花、小熊媽 著迷推薦

搖滾明星作家 科林.麥洛依 ╳ 金牌童書插畫家 卡森.艾利思 
童書界夢幻組合,打造奇幻森林少年傳奇

普汝的小嬰兒弟弟被一群烏鴉綁架了。

烏鴉用爪子抓著小嬰兒,飛呀飛到城市邊緣的茂密森林裡,人們稱那地方是「無法通行的荒野」。從來沒人進去過那裡──或者應該說,去過的人都不曾回來通報那裡面的情況。

普汝不敢讓爸媽知道,她把弟弟搞丟了。她瞞著爸媽準備好行囊,騎著腳踏車前往那片神祕地帶。她的同學科提斯竟偷偷跟著她,結果兩人一起闖入了那片禁區。

不久,他們遇見會說話的郊狼士兵,還遭到這些郊狼的追捕!兩人在危急之中走散,從此踏上不同的冒險旅途。他們發現,原來這是個受魔法保護的國度,名為「野林」,住著各種動物和人類的奇特族群。

驚奇的事情接二連三發生,他們不曉得自己正一步步陷入野林裡正在醞釀的一場風暴中……





各界好評

  這本書就像它所描述的狂野又詭異的森林,充滿了懸疑、危險和世人從未見過的可怕事物,我一踏進去就不想出來了。──雷蒙尼.史尼奇,《波特萊爾大遇險》作者

  《野林守護戰》是一場讓人欲罷不能、氛圍特殊的冒險──充滿豐富的想像,並帶給讀者豐富的收穫。──川頓.李.史都華,《天才神秘會社》作者

  《野林守護戰》是一本漂亮的書,也是一部優美的讀物。這本書洋溢著作者的才氣,既是童話,又是成長故事,也是華麗絕倫的藝術品。──強納森.薩佛蘭.佛爾,《心靈鑰匙》作者

  《野林守護戰》繼承了異想式兒童冒險故事的偉大傳統,陰森恐怖而富奇想,傳達出了異世界的真實感和奇異性。它一把抓住了我,將我帶入一個我捨不得離去的世界。──麥可.謝朋,《漂泊紳士》作者

  麥洛依具有辨識度極高的文字風格,創造了一個完整呈現的奇幻世界……艾利思的插畫完美捕捉了這個原創世界,營造出一部雋永經典的質感。「野林」接下來的冒險故事令人迫不及待。──《學校圖書館期刊》星號書評

  貼切地融合了奇幻、冒險、生態寓言與政治諷刺故事,具有廣大的讀者號召力;特別推薦給九至十二歲的男孩子。──《科克斯書評》




Wildwood Chronicles 野林三部曲的官網 、臉書




作者 Colin Meloy與繪者Carson Ellis





作者簡介
科林.麥洛依 Colin Meloy


曾經寫信給科幻小說家雷.布萊伯利 (Ray Bradbury),告訴對方說他「認為自己也是個作者」。他當時十歲。科林長大後成為「壓軸樂團」(Decemberists) 的歌手跟詞曲創作人,把自己所有的怪異想法都放進怪歌裡面。現在,隨著「野林三部曲」的誕生,他也將天馬行空的想像盡情施展在小說裡了。



繪者簡介
卡森.艾利思 Carson Ellis


小時候很愛到樹林裡探索、畫畫,還有把受傷的動物照料到康復為止。長大以後,並沒有改變多少──只是她現在已經是備受讚譽的插畫家,好幾本知名童書都由她所繪,包括雷蒙尼.史尼奇 (Lemony Snicket) 的《作曲家死了》(The Composer Is Dead)、弗羅倫斯.派瑞.海德 (Florence Parry Heide) 的《蒔蘿的復仇》(Dillweed’s Revenge)、川頓.李.史都華 (Trenton Lee Stewart) 的《天才神秘會社》(The Mysterious Benedict Society)。



作者&繪者的精彩訪談與朗讀




作者&繪者夫妻談書



中文字幕版





精彩書介







英文原書的模樣




插圖範例








小說摘文

第五回    祕境森林裡的居民

  地面從蕨叢的邊緣向下陡降,在樹林之間的小片草地上方形成類似岬角的地形。空地中央聚集了十幾個身影,圍繞在狀似殘餘營火的東西四周。從遠處很難看清細節,可是那些身影是郊狼沒錯:他們渾身是雜亂的灰色毛皮,臀腿削瘦。有些四腳著地,繞著悶燒的營火徘徊;有些靠後腿站立,用長長的灰色口鼻嗅著空氣。不過,那個場景有兩個讓人驚愕的地方:一,他們似乎都穿著成套的紅制服,頭戴高高的羽毛頭盔;二,他們的確是在交談,用的還是英文呢。

  郊狼用又高又尖的嗓音講話,咆哮跟吠聲穿插在句子裡,可是普汝跟科提斯偶爾可以聽出他們談話的內容。

  「你真可悲!」體型較大的郊狼喊道,對體型較小的同伙露出黃牙,「我要簡單的火堆,你們這些白痴卻連個餘燼都點不燃。」有些動物的腰間皮帶上附有套著鞘的軍刀,其他郊狼靠著頂端附有刺刀的長步槍站立。這匹較大的郊狼把一掌搭在長長彎刀的華麗圓柄上。

  受到指責的郊狼在雜草之間躲躲閃閃,發出微微的哀鳴吠叫作為回應。

  「這個小分隊沒有資格服役,」較大的郊狼繼續說,「如果連個簡單的例行偵察演習都沒辦法完成。」他左右看看其他成員。

  科提斯對普汝低語:「他們是……士兵嗎?」

  她緩緩點頭,依然深陷在震驚之中。

  「看你們的制服髒得不像樣,」較大的郊狼嚎叫,普汝推測他是某種指揮官。他的衣裝只比士兵的稍微乾淨一點而已,肩膀飾有肩章,頭上戴著某種大型羽毛帽,普汝心想,她在世界史老師放給大家看過的拿破崙紀錄片裡見過。指揮官繼續說:「我應該直接把你們帶到總督夫人面前,看她會怎麼處置你們。」他對著另一匹郊狼喀嚓空咬,後者畏縮地往後躲。「她會把你趕出野林,她就是會,沒有狼群的支援,看你到時候怎樣過活。」他挺直身子,調整身側的刀柄並說:「我都有點想親自下手了,但我可不想踢你進樹叢裡,免得弄髒我的後腿。」

  被指揮官大吼的那匹郊狼頻頻羞愧地吠叫,這時終於可以說話:「是的,司令官。感謝你,司令官。」

  「你們該死的守衛到哪去了?」指揮官吠道,來回踱著步,「我走過來的時候,竟然沒一個士兵有反應。你把部隊的臉都丟光了,給每位郊狼軍人前輩的功績留下了汙點。」
  「是,司令官,」那匹畏畏縮縮的郊狼這麼回應。

  指揮官嗅嗅空氣說:「很快就要天黑了。我們把演習弄完,就回營地去。你,還有你!」此時他指著立正站在營火旁邊的兩名士兵。「到樹叢去,開始蒐集薪柴。就算得把你們其中一個扔進火坑才能把火點燃,我也要把這堆火點起來!」

  一聽見這個指令,整群郊狼立刻忙亂起來。科提斯跟普汝悄悄貼往地面,躲在一叢特別大的蕨葉下面,動也不敢動。幾匹郊狼動身離開狼群去找薪柴;其他郊狼在草地中央排好隊形,繼續挨指揮官的痛罵。



  「如果他們看到我們,我們要怎麼辦?」幾匹郊狼走近時,科提斯低嘶。

  「安靜啦,」普汝低語。她的心在胸膛裡狂跳。

  有兩匹郊狼晃到一堆灌木那裡,就在科提斯跟普汝的停留處下方,開始把倒樹枯枝撿進瘦長的臂彎。他們一面工作,一面朝著對方發飆。普汝屏住呼吸,傾聽他們犬類的口角。
  「我們會蹚這渾水,都是你的錯,迪米崔,」一匹郊狼對另一匹說,「我平常的組員從來不會這麼無能。真是丟臉。」

  另一匹彎身忙著撿樹枝,說:「噢,閉嘴啦,弗拉德。是你堅持要大家走到哪裡,就在哪裡『標出地盤』的。從沒在一個地方看過那麼多尿。難怪那堆笨火升不起來。」

  弗拉德在迪米崔的臉前揮舞樺木樹枝,憤怒地瞪大眼睛。

  「守則──該死的守則就是那樣規定的啦!你自己去查戰地手冊。你到底識不識字啊?」
  迪米崔丟下懷裡的那堆薪柴,露出利牙。郊狼現在距離近得足以讓普汝看到他咆哮時嘴唇往後拉開,露出一口恐怖的缺角黃牙,從亮紅色的牙齦冒出來。「我要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守則!」迪米崔吼道。他們無語地站住片刻,最後弗拉德開口了。

  「那是什麼意思?」弗拉德問。

  迪米崔發出尖銳的吼聲,閃現牙齒,撲向伙伴的喉嚨。


  科提斯的手悄悄穿過鋪滿地表的苔蘚,最後碰到了普汝的手,他掐掐她的手指。她也掐了回去,視線遲遲不敢從打鬥的郊狼身上挪開。兩個士兵跌落在地,如旋風般地拚命拳打腳踢,嘴顎鎖住了對方的喉嚨。他們痛苦又憤怒的尖吠聲馬上挑起小分隊其他成員的注意。指揮官邊吼邊衝到糾成一團的兩個士兵身邊。他從刀鞘拔出軍刀,抓起最先可以碰到的那個──弗拉德──把他從那團混亂當中揪出來,用刀尖抵住他的喉嚨。

  「我會把你們的腦袋插在樹枝上!」指揮官咒罵,「我會看著樹枝穿過你們的手腳,我向神發誓我說到做到。」他把俘虜拋到地上,身子一轉,揮舞刀鋒,跟迪米崔的口鼻只隔毫髮的距離。他用更慢的速度說:「還有你,你這個一身破爛、掛著鼻涕的可悲次等郊狼。我要在此時此地做個了斷。」迪米崔在刀鋒下抽噎,指揮官把長刀舉到準備揮砍的高度。在土堤上,科提斯目瞪口呆,普汝把臉埋進雙手,免得目睹即將發生的血腥場面。

  突然間,一陣微風揚起,穿越樹木,拂過普汝跟科提斯的全身,從腳吹到頭,往外越過岬角,進入下方的草地。在兩人下方展開的暴力場景突然靜止不動,郊狼們的耳朵顫動,口鼻嗅著空氣。指揮官呼呼噴氣,軍刀揮到一半戛然停住。迪米崔暫時得到緩刑,急急吐出一口氣,東張西望。普汝從雙手之間抬起腦袋。

指揮官緩緩抬起鼻子,又深又久地吸了口氣。

  「有人類!」指揮官喊道,打破寂靜,揮起長刀指向上方的那叢蕨類,「在樹林裡!」
  狼群連忙開始行動,原本站在指揮官旁邊的幾名士兵匆匆跑開,四腳並用地開始爬上土堤,往普汝跟科提斯奔去。

  「快跑!」科提斯喊道,從地上推起身來。普汝連忙爬起來,衝出樹叢,遠離土堤。郊狼攀上土堤邊緣,快速竄過蕨類,在她背後狂吠。她回頭衝刺,穿過樹林,最後抵達兩人之前走過的溪谷。她在谷邊急忙跨出一步,結果一腳纏在石楠裡,她一頭摔入谷地。
  科提斯往另一個方向奮力前進,選擇他們之前行走的方向,往山丘上爬去。在這個樹林密布的區域,坡度陡峭難行。樺樹枝椏跟黑刺莓藤蔓劈打著他的臉龐跟手臂,連爬帶跑逃命的他處處受阻。郊狼早已習慣這裡的地形,四腳並用地在林下灌木叢裡奔馳,科提斯才逃離土堤不到十碼,第一匹郊狼就撲向他的背,將
他壓倒在地。

  「你是我的了!」郊狼低嘶,立刻有更多士兵趕到他被捕獲的現場,科提斯的四肢被緊緊拉住,壓制在地。

Carson Ellis
***

  「科~科提斯?」普汝咕噥,一面查看自己的方位。看來她剛剛一時失去了意識;她發現自己面朝下地躺在溪谷的蕨叢裡,頭痛欲裂,嘴巴裡有鮮血的金屬味。她聽到遙遠的嚎叫聲,馬上意識到自己目前的處境。她貼近地面,艱難地穿過林下灌木叢,瞥望溪谷的邊緣。那些士兵顯然沒看到她頭下腳上摔進谷地,最後只選擇制住科提斯。從她的位置可以看到士兵們把科提斯拉起來。她看著司令官緩緩接近,抓住科提斯外套的後領,把口鼻輪流往科提斯喉嚨的兩側一塞,嗅嗅聞聞。她可以看到科提斯眼裡的恐懼。他被一群郊狼步兵團團包圍,他們四腳著地在他腳邊繞行,嗚嗚鳴叫、喀嚓空咬。司令官吠出一串命令,他們用繩子綁住俘虜,把他拋上一匹體型較大的郊狼背上,然後整群消失在樹林裡。

  普汝強忍哭泣的衝動。她感覺到啜泣從胃部湧了上來,眼睛開始溢滿淚水。她用意志力使自己靜下心來,手抓住一簇雜草並捏緊。她用舌頭去碰嘴唇上冒出血滴的部位,把它舔乾淨。午後陽光黯淡下來,空氣靜止不動,光線沉悶乏力。她想起這天早上留給爸媽的紙條。晚點回來,紙條寫說。儘管事態嚴重,她還是忍不住輕笑。她把自己從地上撐起來,坐在溪谷邊緣,把弄髒牛仔褲膝頭的塵土拍掉。松鼠從腐爛的樹木殘根探出頭來,疑惑地望著她。

  「你想幹嘛?松鼠?」她嘲弄地說。她對自己竊笑並說:「我想我說話得要小心。搞不好你也會講話。對吧?」

  松鼠不發一語。

  「太好了,這樣反倒讓我鬆口氣,」她說,用雙手撐住下巴,「不過你可能只是文靜一點而已。」

  她掃視四周,再看看松鼠,松鼠偏著腦袋端詳她。「我現在該怎麼辦?」普汝說,「我弟被鳥綁架了。我朋友又被郊狼抓走了。」她彈彈手指。「差點忘了:我的腳踏車還壞了呢。聽起來就像一首鄉村歌曲,我是說那種真的超級詭異的鄉村歌曲。」

Carson Ellis

  松鼠突然挺身凝住不動,耳朵抽搐。樹木枝椏間的寂靜微風中,傳來出人意料的聲響:汽車引擎的噗噗聲。它愈來愈大聲,松鼠也從蹲踞的地方往下一躍,消失了蹤影。普汝跳起來,開始往那個聲音跑去,費力地衝過落地的樹枝跟樹叢。「停!」她在那個聲音變得更響亮的時候喊道。這裡的樹林特別濃密,坡地陡峭,普汝拚命想追上那個聲音,卻無法跑快,結果只能跌跌撞撞地費力前進。前方出現一排茂盛的黑刺莓,她往它們撲去,感覺尖刺扯著她的外套跟頭髮。她閉著眼睛,在樹叢之中奮力前進,對著刺人的枝椏猛揮雙手,最後她突然從它們的魔掌中掙脫開來,往前跌進她從進入樹林以來頭一次看到的平坦空蕩的土地。她抬頭,發現自己摔進了似乎是馬路的地方。沿著這條馬路迅速接近的,似乎是輛廂型車。普汝跳起來,瘋狂地揮動手臂。駕駛員猛踩煞車,車輪在道路的塵土上滑行。

  那是一輛亮紅色的載貨廂型車,相當破舊。無法判定車齡,不過側面生鏽跟掉漆的痕跡顯示車子受過不少折磨。廂型車的側面裝飾著奇怪的盾形徽章,是普汝不認得的。

  她不可置信地瞪著那神祕的車輛,清楚聽到獵槍扣上扳機的喀答響。她看到駕駛員那側的窗戶迅速往下降,快禿的灰髮腦袋冒了出來,瞇眼盯著巨大的雙管步槍,看起來像是內戰時期留下來的老古董。

  「你敢動一下,小姐,我就把你打成蜂窩,」駕駛員說。
  普汝趕緊舉高雙手。

  駕駛員謹慎地慢慢放下步槍,目瞪口呆看著普汝。

  「你是……」駕駛員急促含糊地說,「你是林外人嗎?」

  普汝不大確定該怎麼反應;這個問題很怪。她茫然地瞪眼片刻,然後才放膽回應:「我住聖約翰斯,在波特蘭。」

  獵槍現在往下降到威脅性較低的角度,普汝怦怦急流的血液在胸膛裡緩和下來。「你們那樣叫它?」廂型車裡的男人問。

  「我想是吧,」普汝回應。



  男人繼續怔怔看著普汝。「不可思議,」他說,「真是不可思議。我活到這把歲數,這輩子從沒想過會碰到你們任何一個。從林外世界來的。」

  駕駛員現在已經把獵槍從眼前拿開,普汝可以把他看清楚些了。他是個上了年紀的男人──皮膚蒼白,飽經風霜,兩大蓬剛硬的眉毛──可是他還散發出某種普汝說不上來的感覺,讓他有別於她以前見過的任何人。那是某種氛圍或光輝,就像熟悉的風景在滿月的光線之下搖身一變。

  普汝鼓起勇氣說:「先生,我可以把手放下來了嗎?」他點頭表示同意,她把雙手放到身側,繼續說:「我好像被困住了。我的弟弟麥克昨天被一群鳥綁架了──其實是烏鴉──然後被帶到這些林子裡的某個地方。除了這個,我的同學科提斯傻傻地跟著我進來樹林,然後我們被郊狼攻擊了,我猜他們是士兵。我想辦法逃走了,可是他被逮住了。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讓我好疲倦,也有點困惑。如果你不介意幫我一個忙,我真的、真的會很感激。」

  這番話似乎讓男人一時無言以對。他把獵槍收進廂型車的駕駛艙,轉頭往馬路的另一方看看,然後回頭看著普汝說:「好吧,上車。」

  普汝繞到廂型車的側邊,駕駛員從裡面打開車門。她爬進駕駛艙,把手伸向男人說:「我叫普汝。」

  「我叫理查。」男人和她握手。「很榮幸認識你。」他轉動鑰匙發動汽車,廂型車暴躁地噗噗動了過來。駕駛艙後面有個通往載貨區域的金屬柵門。透過柵門,普汝可以看到好幾落的褐色盒子,板條箱裡擺滿整齊綁好的一疊疊信封。



  「等等,」普汝說,「你是郵差?」

  「郵務總長,小姐,竭誠為您效勞,」理查說。他穿著破舊的制服:寶藍色短外套,有髒髒的黃色滾邊。胸前有個布章,上頭的徽章跟普汝在貨車側面看到的一樣。他的下巴布滿一星期沒刮的白鬍碴,臉上刻著皺紋。

  「好,」普汝評估現況,「也只能這樣了。言歸正傳:我朋友是在剛剛那邊被抓走的。他們應該還沒跑太遠。你、我還有你那把獵槍,我想我們也許可以想個計畫……你要去哪?」

  理查猛踩油門,車子往前一衝,沿著凹凸不平的馬路顛簸前進。他必須用喊的才能壓過引擎的咆哮。「我們絕對不能回到剛剛那邊,」他喊著,「太危險了。」

  普汝張大眼睛。「可是──先生!我必須救他!他自己一個人流落在外!」

  「我從沒見過你講的郊狼士兵,可是我聽說過他們的事。相信我,到了這個地步,你朋友已經沒救了。我們要是為了救他而丟掉自己的小命,這樣做是沒有道理的。不行,我們最好回南林去,把這件事通報給攝政總督知道。」

Carson Ellis

  「給什麼?」普汝結結巴巴,然後,在理查回答以前就搶先說:「聽著:那些郊狼看起來可能很可怕,可是他們只佩著刀跟老式步槍。你的槍真的很大。你用力揮揮那把獵槍,我敢保證我們可以全身而退。」

  「我有正事要忙,」理查指指貨艙裡的那堆郵件,「我不打算為了一個被郊狼抓走的傻小鬼,壞了自己的工作。這裡是野林,小鬼,我沒辦法半途停下來做什麼。你跳出來把我攔下,已經算是幸運的了。要不然,我早把你留在路邊了。」

  「算了,」普汝說,開始往身邊摸找門把,「我想下車,麻煩你。我要自己去救他。」
  她還沒把門打開,理查就連忙伸手越過她的大腿,把門拉住。廂型車猛地一歪,差點摔進路邊溝渠。一個輪胎輾過散落的樹枝,彈了幾下。理查喊道:「如果你珍惜自己的生命,就別出去──我不是開玩笑的!」普汝把手縮回來,生氣地在胸前叉起手臂。

  「聽我說,」理查平靜地說,「這種地方不適合小女生獨自行動。尤其是林外人。那些動物從一英里之外就會聞到你的氣味。我不曉得你怎麼有辦法自己走這麼遠,可是我告訴你,你的好運不可能再維持多久。要是郊狼沒抓到你,在這些地帶紮營的強盜遲早也會。目前,對你來說,這個廂型車的駕駛艙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一定要直接把你載到攝政總督那裡。這是規定。」

  「誰是攝政總督?」普汝問,「為什麼每個人都一直叫這個地方『野林』?我聽到郊狼也這麼說。」

  理查從菸灰缸裡拉出嚼了一半的雪茄,放在牙齒之間,朝窗外探頭,把菸草碎片往馬路上吐。「攝政總督啊,」他透過嘴裡雪茄旁邊的縫隙說,「是南林的領導人。他叫拉爾斯.史維克。」他突然壓低嗓門。「不過,就你跟我知道就好,別說出去喔。他周圍有一堆多到可以塞滿蘇丹王會客室的蛇,老是對著他灌迷湯。」他往普汝瞥了瞥。「是比喻的蛇。指的是官僚那類的人。」

  「野林,」理查繼續說,「是沒有經過文明洗禮的國度。」他用儀錶板作為地圖,手指在那塊板上描著。「從鳥族公國的最北邊界,一路延伸到北林的邊界。我在鳥不生蛋的中間這塊遇到你,就在野林的正中央,那裡除了野狼、郊狼跟盜賊之外,什麼都沒有。他們靠著在荒野裡找東西,或是搶劫偶爾路過的補給貨車來過活。郵務車也是他們下手的對象──這就是為什麼我到那邊去的時候,會隨身帶著武器。」他指著獵槍。「身為郵務總長,我要負責從南林的居民那裡,把郵件、補給品跟有的沒的送到北林的鄉下居民那裡,或從那裡送回來。為了工作,我得在這條該死的馬路上開車──它叫『長路』,還真是名副其實──在兩個地方之間來來回回,每個星期都得冒著生命危險闖進這無法無天的地方。我跟你說件事,波特蘭普汝,擔任公務員並不是通往財富的道路。」

  「叫我普汝就好,」她只想得到這句話說。理查的獨白讓她聽得張口結舌。有好多問題在她的腦海裡旋轉,等著被提出來,她幾乎無法理清頭緒。「所以還有其他人住在這邊,在這些樹林裡。我的家鄉都把這裡叫做『無法通行的荒野』。」

  這番話逗得理查哈哈大笑,雪茄都飛出嘴巴了。他得在腳邊摸來摸去,才又找到。「『無法通行的荒野』?噢,天啊,如果是就好了。這樣我就可以更常待在家裡。才怪。我不曉得是誰跟你們說的,可是你們這些林外世界的人全都弄錯了。當然了,你是我在這裡遇到的頭一個林外人,所以至今沒人花點力氣來認識祕境森林──分成野林、北林、南林──也還算合理啦。」他看著普汝,露出笑容。「看來你可能是來到我們這裡的林外人先驅,波特蘭普汝。」







針對繪者 Carson Ellis的深度訪談




閱讀指南  來源

1.普汝為什麼沒有告訴爸媽弟弟不見了?這件事告訴我們普汝擁有甚麼樣的人格特質?從這件事來看,你會怎麼描述普汝這個人呢?

2.普汝阻止科提斯跟著她的原因是?科提斯又為什麼堅持要跟著普汝?若是你的話,你會怎麼處理呢?

3.普汝第一次進入「無法通行的荒野」時,她發現這是個寧靜而明亮的地方,充滿生命力與美麗。這樣的感覺與她後來的遭遇是不是有差別呢?在後來的故事裡,普汝還有感覺到這種寧靜嗎?

4.普汝從哪裡判斷她可以相信郵務總長理查?理查曾對普汝說過:「我認為妳出現在這裡是有理由的,波特蘭普汝……只是我還不知道那個原因是什麼。」妳相信普汝除了救出弟弟之外,還背負著其他使命嗎?

5.比較強盜首領布蘭登、總督夫人亞莉山卓、角鶚雷克斯這幾個角色,他們怎麼管制他們的領土,以及對待他們身邊的人?請提供簡短的人物比較圖。

6.科提斯最初遇到亞莉山卓(總督夫人)時,為什麼對她給予信任?亞莉山卓又為什麼要拉攏科提斯?

7.本書作者科林.麥洛依不只是個音樂人,也是位歌手。他在本書某些段落,特別是在強盜與科提斯被監禁的段落,加入了一些歌曲。在你的生活裡,你想得到那些歌特別適合這場景嗎?你會希望這些歌可以為他們帶來什麼效果?

8.南林與北林的居民有什麼差別?北林的秘教徒們為何不願意進行抗爭?普汝又怎麼說服他們?

9.強盜們為何要科提斯起誓?科提斯又為何答應?這對科提斯的未來將會造成什麼影響呢?

10.為什麼剛開始要北林居民、強盜加入起義是困難的?科提斯和普汝是怎麼幫助這些人一起合作的呢?布蘭登和伊菲吉尼亞的領導在野林雜牌軍的成立裡發揮了什麼樣的重要性?


第二部曲介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